第十五章 笼中困兽

() 但龙丹接下来的要求却让他感到为难。

因为龙丹执意要把父亲安葬在雪龙要塞中。

出于对死者军人身份的尊重,dú lì军团并没有拒绝这个要求,他们甚至允许雪龙军进入要塞为龙山将军建造陵墓。很多要塞人也自地加入到其中,因此没用上一个月的光景,龙山将军的陵墓已经初具规模。

这些rì子来,每天龙丹都会来监督施工。

每天她都会搬来一坛酒,从早晨一直喝到晚上醉醺醺地离开。她变得沉默寡言,原本清丽的俏脸也变得黯淡无光。

这一天也不例外。

不过她今天喝得不象往常那么顺当,才喝了没几杯就感到一阵恶心,只好跑到角落里好好地呕吐了一阵。

就在她把胃都吐得痉挛而象只虾子一样蜷曲起来的时候,一只手轻轻地抚摩上她的后背。即使是隔着衣物,她也能够感觉到这只手上的温暖和粗糙。

她猛地站起身来,差点撞到了就站在她身后的张别离。

龙丹象看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张别离。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最后还是龙丹先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我以为永远也不会再见到你了。”

张别离看了看不远处已经接近完工的墓地。“只要你想,随时都能见到我。”

龙丹抽了抽鼻子。“可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再见到你。”

张别离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你父亲的事,我很遗憾。”

龙丹笑了起来。

“你有什么可遗憾的?我敢说你的功劳簿上已经又填上了一笔。”

张别离看着她。“你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

龙丹的脸上还挂着僵硬的笑容,可眼泪已经不争气地流下来。

“没错,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可我每次想原谅你的时候,就能够看见我父亲的头颅在半空中划过的情景。我从来也没有认为他会长生不死,可为什么杀他的那个人是你?”

张别离轻轻把她搂在怀里,龙丹再也忍耐不住,伏在他怀里痛哭起来。

自尊让张别离无法向龙丹解释当时的状况。

他不能对龙丹说,他当时已经被耶律初一的流星锤砸得神志不清。就算他说出来,也的要别人相信才行。没有人能说清楚为什么他在神志不清的时候还能够杀死一员联盟名将。他自己也不能。

而更重要的是,他曾经答应过龙丹不会伤害龙山,就算是自卫也不会。不管当时的情况怎么样,他终究是食言了,这就让他更加惭愧。

他不知道龙丹对他谅解多少。

搂着哭得娇躯颤抖的龙丹,张别离也是心情激荡。

良久,龙丹才止住哭声。

她轻而坚决地推开张别离,走到一边擦拭自己的眼泪,好象这一场放肆的痛哭让她清醒了很多。

“你的伤已经不碍事了吗?”

张别离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我能站在这里,当然已经不碍事了。那么你呢?你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