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无心之失

() 一把战斧呼啸着飞来,劈在敌人没有任何防护的脸上。

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刻,年轻的勇毅侯爵阁下象战神一般杀到!

dú lì军团的去而复还果然在联盟军的意料之外。

而旋风般反扑回来的北地人更以一阵密集的箭雨把刚刚被冲击过而略微显得有些无所适从的联盟军shè得人仰马翻,所有的联盟上将军都没有防备到dú lì军团会在别人都以为他们要扬长而去的时候杀了这样一个回马枪,他们也来不及重新整顿被北地人搅得四分五裂的部下,因此阵脚立刻浮动起来。

北地人以一种排山倒海的气势震慑住了联盟军,摧垮了他们的斗志,而张别离率领的一支由上百个“志愿者”组成的jīng兵乘机在联盟军的防线中撕开一个缺口。当张别离需要“五十个志愿者”的时候,在最短的时间内他的身边就已经聚集了一百多人,其中包括一些百夫长和百夫长以下的军官。

虽然时间紧迫,被包围的北地人随时都可能被歼灭,但张别离并没有象没头的苍蝇一样在敌人阵中乱撞,他迅然而是小心翼翼地绕过有敌人主将牙旗的地方,这使他的这支jīng兵几乎没有遇到什么象样的抵抗就已经杀透重围。

他出现的正是时候,那个想要最后解决云少英的敌人反而成了被解决的人。北地人把云少英卷入自己的阵中,张别离的掌旗官赫连晴川磨动旗号,这支jīng兵就象一头张牙舞爪的怪兽翻转了身体,又从狼奔豕突的联盟军战阵中杀出。

冲锋的时候一马当先,而在后退的时候就要留下来殿后,张别离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对带兵者苛刻的要求。事实上在张别离看来,只要始终保持冷静和正确的判断,这样做其实并不比短兵相接更危险。

就象他们冲进来的时候一样,当他们离开的时候仍然要注意躲避敌人的主将所在。一般来说,敌人主将和主将的亲兵卫队往往是一支队伍中战斗力最强的部分,不管是在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很难被轻松打垮,所以在众寡悬殊的时候尤其要避开这部分敌人。

张别离还不知道联盟军中有人已经盯上了他,并且脱离了自己的牙旗和卫队悄悄地赶到生战斗的地带。不管张别离多么有远见,他也考虑不到在两军对阵的时候会有人惦记着他们之间的私人恩怨。

石武羊是第一个想干掉张别离的人。

现在他已经知道那个在虎踞大营给了他意外杀伤的年轻人是谁,不管是楚先志的情报还是他自己的判断都证明了这一点。“疾风狼”上将军从来就没有忘记这个年轻人带给他的羞辱,所以即使是在双方短暂而激烈的混战中,他也把全部心神都放在对张别离的寻找上。要消灭整支dú lì军团的骑兵很难,但要在乱军中杀一个人却要容易得多。

北地人的凶猛打破了联盟军的突袭企图,石武羊甚至没有运动到北地人的身边就看到己方的战线被突破,在这一片混乱中他只有看着张别离的旗帜而愤怒。本来他已经感到失望并要把自己的复仇计划向后推一推,但不知道为什么张别离居然又带队杀将回来,这可真让他喜出望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