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持觞劝侯嬴

狐狸的手雷是特种装yào的气làng杀伤弹,当初在升龙酒店里展示过一次威力,一弹手雷干掉了对方四五个人,只要在狭小的室内,不管有没有隐蔽,都不可能有人幸免。全/本\小/说\网/这次在秦家的土房里爆炸,回旋震dàng的气làng直接把已经千疮百孔的房子向四面推dao,茅草盖成的房盖笔直的砸了下来,将刚才在房子里的人埋在了里面。

在爆炸声中,周围的枪声突然停顿了下来,这种小规模的冲突,人数本来就少,参战的又都是职业军人,除了需要火力压制的时候,没有人会打连发,所以枪声一直都是稀稀落落的,光听枪声,让外行人有出工不出力的感觉,但是从开始到现在,还是第一次出现双方同时停火的情况。

李善手下的佣兵们使用的数据链是分队模式,因为狐狸是营救对像,所以他的数据链不在战场频道上,正在想方设法向狐狸所在的土房靠近的佣兵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在突然间发现面前的土房里发生了爆炸,一阵烟雾升腾中,那座近在咫尺的房子就消失了。

死人做为突击手和狐狸的战友,一直冲在最前面,身上早已多处受伤,要不是特制的芳纶防弹衣质量比较好,他现在早就挂了。这时,他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他大叫了一声,纵身从一截断掉的砖墙跳了出来,向土房冲了过去。前方五六米外打出来一个短点shè,死人的身一顿,重重向后摔了出去。身后一片子弹向那个火力点扫了过去,接着有人大声喊道:“手雷,用手雷。”

在场的佣兵和特种兵们大都是经过战场洗礼的,当时知道如果爆炸能把一间土房移为平地,里面的人估计也剩不下了。刚才他们不敢使用手雷,主要是顾虑里面有战友和平民,生怕手雷威力太大了伤到自己人,这时没了顾忌,也不知道是谁扔出的第一颗手雷,一时间方圆不足一百平方的范围内手雷横飞,也不管是气làng杀伤型还是破片杀伤型,是特种型还是普通型,纷纷被扔了出去。这些人都是军人中的jing英,那种手雷掉地上还能蹦两下的情况根本不可能出现,大多数的手雷都是直接空爆,卷起的气làng在废墟上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气旋,简直rou眼可见。

两个佣兵不等爆炸结束,就冲了出来,一人抓住死人的一去胳膊,把他拖了回来。有这两个人带头,其他人也纷纷冲了上去,不过这些人可不是去救人的,而是去杀人的。

零星的枪声很快沉寂了下去,陆天宏和李善默默的对视着,不同的是陆天宏眼中燃烧的是愤怒的火焰,李善眼睛里却只有悲哀。

陆天宏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也晚了,而且自己也没有办法对当事人做出任何实质xing的惩罚,但是他还是愤怒的砸了一下cào纵台:“这就是佣兵的方式?”

李善叹了口气,然后就看到丁飞羽一个人从车mén走了进来。他看到老妈平安无事,又接到通知说丁建章和丁文鹏都被安全接到,就放心下来,让军医给高月兰打了一支镇静剂,留下张雨陪在高月兰和老张太太,自己到零号车里了解情况。他倒是打算给张雨也来一针,但是被张雨拒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