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别亦难

五月末的省城比成水多了许多高丽的sè彩,让丁飞心感叹果然经济影响观念,起码成水大街上的nv孩子就不敢穿得这样少,让行走在大街上的男人少了很多乐趣。/、Qb5。\\坐在丁飞羽身边的燕然穿着一身黑sè的职业套装,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一头乌黑的长发换在脑后,美丽的脸上没有使用任何化妆品,淡雅得如同一朵出水芙蓉。

丁飞羽从车窗望出去,看着不远处的一座高档酒楼,现在这座酒楼前脸上装扮得庄严肃穆,白sè挽联从二楼一直挂到大mén前,依稀能看到类似“霍公安国千古”的字样。丁飞羽看了一眼燕然,这个nv人已经在车里发了半个小时的呆了,也不知道她到底想不想进去。

丁飞羽昨天听说霍安国死了,倒真是有些意外,等到燕然说她要去省城的时候,丁飞羽反倒没有太多意外了,本来他是不用陪着燕然来省城的,霍安国虽然和他一起患过难,但是当时场面虽然刺ji,俩人却都缺少相互帮助的经历,说起来还是丁飞羽救了霍安国的命,虽然事后霍安国把燕然托付给了丁飞羽,勉强算是还了这个人情,但是顶多也就算个两不相欠,所以两个人可以说守望相顾,也可以说两不相干。

只是丁飞羽想着第二天还要到师院上课,再见到岳振眉不免尴尬,所以才决定陪燕然到省城悼念霍安国,也算是变向逃避了。

来时的一路上倒还顺利,燕然显然对霍安国的死亡感到了悲痛,一路上都没说几句话,丁飞羽已经知道了霍安国是被枪杀的,各方面的情报都显示刺杀霍安国的人很可能就是那个卢老二,据说当时清剿他的时候,这家伙刚好不在鹤翔,所以逃过了一劫,谁也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这么快就敢卷土重来了,说起来同样是面对解放军,这个卢老二逃跑的本事可比张灵甫强多了,他们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张灵甫当年在包围圈里面,卢老二在包围圈外面。

对于这种已经转入地下的黑暗势力,动用军事力量来打击已经不合适了,但是显然北疆的警察系统并没有被卢老二放在眼里,居然就在省厅的眼皮底下一枪干掉了霍安国。对于卢老二干掉霍安国的目地,下飞羽这边还没有明确的说法,他可能是以为调动军队对付他是霍安国做的手脚,所以枪杀霍安国泄愤。也可能是仍然贼心不死,反正鹤翔那边的地盘被抄了,干脆全心全意的干掉霍安国吞并他在省城的势力。要确定卢老二的目的并不难,只要等两天看看卢老二后续的动作就可以了。卢老二敢和霍安国火拼,北疆上层肯定有人支持他,但是省城黑道的势力可都是霍安国一手带出来的,霍安国人走了,茶可没这么快凉,卢老二想收拢黑道势力,也没那么容易。成水这么小的地方郭保昆又占着地头蛇的便宜,在李善等人的支持下想当老大还困难重重,更别说省城这滩hun水了。

又坐了一会,丁飞羽有点不耐烦了,今天这个饭店应该是让霍家包下了,来来去去的都是一脸凶气的人物,让行人离着老远就退避三舍了。其实就算没这些人也不会有人跑到一家大办丧事的饭店里吃饭,所以现在饭店里应该都是来给霍安国悼灵的。丁飞羽虽然不是黑道人物,也能猜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