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万妖圣君

返回的路上小虞把黑轮教在鲜卑的结构详细的告诉了张梁让张梁也感叹黑轮教的势力之庞大难怪当初能力顶何进这个屠夫之子成为汉朝的大将军鲜卑各部的领身边几乎都有黑轮教的卧底在部落中潜伏有的还明目张胆的曾为了部落的巫师祭祀用以控制各部落的领而五长老在檀石槐的身边一是作为黑轮教的联络者二是作为监视者如果檀石槐有异动就出手暗杀掉鲜卑大王以黑轮教的势力再推举出一个鲜卑大王也不是难事。

但是尽年来太平道的展把达穆尔汗部落和靠近大汉疆域的数个部落都给征服了感觉到危机感的黑轮教才开始在暗中进行各族联盟的计划用以团结各族进攻富饶的大汉。

现在檀石槐已经算是和黑轮教撕破脸皮回到王帐以后就会下令清除鲜卑的黑轮教徒黑轮教在其他各族也有潜伏者这个决定很可能会给鲜卑带来灭族之灾换作以前的檀石槐可不敢作出这样的决定他也要为鲜卑人的未来考虑可是檀石槐现在作出这样的决定十成是因为张梁的原因见识到张梁的神通檀石槐面对黑轮教还有什么好惧怕的?

当傍晚时分张梁带着两人回到了护教军停留的地方入目的遍地的死尸和无主的战马这里生了什么?张梁下马查看了一下尸体这些尸体穿着鲜卑人的衣服大多都是被人一剑毙命绝对是护教军下的手看来这些尸体生前是想攻击护教军才被这样屠杀殆尽小虞在一旁忽然跑了过来手上拿着一个打磨得非常光滑的银器这是一个纯银的比硬币大一些的铜牌上面雕刻着一头狼和一只鹰手工略显粗糙但是这个以这个时代来说已经是非常不错的工艺品了小虞道:“大人这是匈奴人特有的物品只有组中非常悍勇的战士才能够佩戴并且这种银牌是由匈奴大王亲手赐给勇士的。”

“匈奴人?看来这次鲜卑之行波折不断啊连匈奴人都混到鲜卑草原来了还我的护教军身手够硬朗你看这里至少躺着数万的尸体却连一个我的手下都没有。”张梁自豪的得道。

“那么大人您的护教军对您的命令应该坚决的执行才对为什么现在却见不到人?”小虞问道。

“我也奇怪除非遇到非常紧急的事情否则护教军不可能离开这里。”张梁皱起了眉头。

“会不会是遇到了修道者的攻击?”小虞说出了张梁最担心的问题虽然护教军够强就算十倍于己的敌人也难以动护教军分毫可是如果是修道者这就另说了。

张梁立刻闭上眼睛开始感受周围的气息可是过了许久除了一股弥漫的死气什么法力波动也感觉不到张梁已经可以断定并不是修行者所为让张梁松了口气。

正在他奇怪的时候张梁忽然警醒死气!就是死气张梁自己也身具死气可是平日从不施展张梁马上开始仔细的感受死气因为尸体上的死气跟修行者的死气是截然不同的刚才因为遍地的死人张梁忽略了对死气的感应。

很快张梁就察觉出了死气的来源因为这股死气张梁很熟悉可以肯定的说与他体内的死气本为同源张梁心中马上就跳出了一个人的名字那就是元杀子的师傅“万妖圣君”!

这个在虎牢制造出亡魂潮汐的老怪物竟然出关了而且还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