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传杯·秣陵冬

prt1传杯

故老传说在寥落的夜宇里有两颗星它们名字叫做参与商。.传说中它们是永不相见的:一起黄昏、一现黎明;迢递难期、遥隔汗漫。

——在淮水之南有个地方名字就叫做商城。

商城是个小城。

城里的中宵静静的。

——易敛出了六安欲返淮上途经于此便在此歇宿。

商城的城堞在战火中已被摧毁此后一直未能重建。城边有池本是备来灭火的这时夜暗池黑疏星碎溅。

城中人本不多这时大概都已睡了。白天都是为这乱世里不易的生存辛苦操持的一天只有这一睡是造物对人无多的恩赠吧?人生的碎片枝枝桠桠地扎入梦里在梦里消融沉寂。被割碎打压的生之欲望却藉这一睡慢慢复活过来好让明天可以勉强拼合起一个还算完整的生。

——生着去承受那一场场人生中难奈的劳乏与疲重。

睡着的人是有福的。

易敛独自走向郊外。郊外的风吹过山野闲岗他窸窣的衫拂过淮南的乱石劲草试着煎洗去心里的那些琐务纷繁。

——如果没有这一番沉敛自省的功夫怕没有人能在这个混乱的世界里图存吧?易敛在淮上浸泡日久自觉一天一天下来自己内心的世界也渐如这乱石野草般芜杂难平了。好在人生中总还有些什么东西可以将你拔援引。他在心里想起一个人——有一种人你于稠人广众中一剔眉间就会不由将之遥思悬想。但只有这样的夜这样的郊外你单影长衫处身于碎星乱野之间才会细致地感觉到他的眉眼。

夜静静的易敛衣飘眉止心若吟哦。一种思绪渐渐已牵入他的一呼一吸之间。

他从怀中掏出了两个杯子:一只新杯一个旧盏。他把两只杯子对放于地仿佛筹划就一副对酌的姿态。

“两人对酌山花开”——易敛学过画所坐之处颇有格局。那两个杯子于乱石枯草间这么一放一句诗就似在杯子间跳了出来:

两人对酌山花开

一杯一杯复一杯。

——记忆里彼此也曾就那么举杯相对。记忆里两个人于数杯朦胧后那山花不管在多萧索的冬野里也会次第烂熳……

易敛忽眉头一皱他在地上看到了一个人影。那个人影颇为枯瘦映在地上的影子淡淡的恍如飞烟。这是习练‘烟火纵’之术的人在平时也收敛不尽的异态。

易敛一回头凝目道:“庾兄?”

那人点点头。

来的人正是庾不信他在一块石头上坐下。他与易敛虽为道义之交但两人一向各自繁忙很少有机会见面。

庾不信盗匪出身于绍兴六年心伤乱世、忽有所慨。欲以一身功力、一生志业济世助人独创‘落拓盟’啸聚苏北。他为人侠义是易敛所资助的三股最大的反金势力中苏北一支当家的脑却也是一向所需资助最少的。

只听他歉然道:“不好意思打扰易先生独处了。但事态紧急我得稼穑兄飞鸽传书知公子正在返回淮上的路上便立刻飞马赶了过来。”

易敛微微一叹定了定神仔细思量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