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鬼道

第十九章鬼道

春水和浮竹的战败让已经没多少战力的队长一方更是雪上加霜,山本,老家主,在后面治疗伤员的烈和一直没动的十番队队长,四个人,对战雷鸣一边的七个人,虽然除了源木和暗影以外基本都已经损耗不小了,不过到底人数上雷鸣一方还是占优的。

老家主和山本何许人也,自然看出情况极为不妙了,对视一眼立刻知道了对方的想法,必须尽快折损对方的较为完整的战力,不然胜算聊聊,现在胜负天平到底往哪里摆,全看亚瑟对山本,源木对老家主的战况了,那个十番队队长一直没有出手的意思,暗影一直盯着他,烈更是连战场都没看。

“事情变成这样,看来老夫也不能藏私了,卍解……”老家主知道再不出全力的话真的可能会输,无论是在尊严上还是原则上都没有让十四番队成立的理由,即使自己的孙子是其中一员,“蓝海帝龙。”

蓝色的波涛以老家主为中心喷涌而出,整个演武场成为一片蓝色的海洋,山本也没有迟疑:“万象一切将化为灰烬,流刃若火。”烈焰未现,巨大的热浪以先扑面而来,熊熊燃烧的火焰将亚瑟和山本包围在其中,等等,哪里不对?

自古水火不相容,但是为什么山本的火碰上老家主的水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山本的火反而越烧越旺,完全不符合常识,山本的火应该没问题,那么问题就只能……源木直视着老家主,捕捉到了一个切实的证据,老家主那一闪而过的极似奸笑的危险笑容。

“那几个家伙又麻烦了,两个老不死的玩真的了,特别是那个拿锤子的炸弹狂,第一个倒的就是他了,可怜啊可怜,老不死的可不会手下留情。”那个十番队队长一脸坏笑的说着听上去没心没肺的话。

烈一脸微笑保持不变,笑着对那名十番队队长说:“怎么说我们也受了特别照顾,你这样可不好哦。”烈所说的特别照顾就是在他们两个还有一堆的队长尸体,反正都是以动不能动的,奇怪,更木剑八怎么不在这里?看来这个负责搬尸体的十番队队长跟更木剑八关系肯定不好。

不过对亚瑟而言,他确实遇到了大危机,脚下的水像是吸盘一样把他吸住,让他寸步难行,每动一步都要花平时百倍的力气,山本挥着那把火焰刀直斩过来,亚瑟正想挥锤横挡,可却发现自己的动作居然慢了三拍不止,明显是帝龙波的能力在搞鬼。

亚瑟一时束手无策,就在亚瑟要被打中的时候,地上突然冲出一根木柱,山本仿佛没有看见这根木柱一样,依旧没有任何变招,燃烧着的剑一触木柱,木柱立即化为灰烬,其温度之高可见一斑,但是,既然是木头就肯定跟源木有关,既然和源木有关就绝对不会这么简单,所以,只听嘭的一声爆炸声,是刚才那些灰烬遇到高温后的产生的爆炸,一下把亚瑟炸飞了,自然也让山本失去的攻击目标,山本没有受伤,因为火对他而言基本没效果,只不过爆炸的冲击力让他的大胡子有点凌乱。

亚瑟也没什么事情,一身重甲在那杵着呢,再说源木肯定控制了爆炸的威力,亚瑟一脸漆黑,随手弄了点水抹了抹,把那些黑灰抹掉,反正现在这里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