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怪物

第十一章怪物

无论是谁都认为碎蜂死定了,但是岸英的匕首却顿住了,不是他不想划断碎蜂的脖子,而是有两只手指夹住了匕首:“你打起架来还真拼命啊。”

岸英刚想有所动作,一只油腻腻的大手抓住他的脖子往后一扯,手腕一甩,把岸英给丢了出去,岸英控制住平衡才刚落在地上,那木质地板居然自己动了起来,弯转变形,把岸英死死捆住。

本来打算出手救人的夜一看着出现在这的三个人笑了,这三个人出马,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这点在对灭却师的战斗中已经体现的淋漓尽致。

这三个来的时机像拍电影一样巧合的人自认就是雷鸣三人组了,翔一手抓着一只鸡腿,问岸英道:“吃鸡腿吗?”好吧,正常来说是没什么问题,不过拜托你不要一边啃鸡腿一边说好不好,很无耻啊。

眼看到手的胜利居然就这么飞了,鬼影自然是不可能没有意见,像兔子一样跳了出来,不过翔个人感觉他更像袋鼠,反正就是蹦蹦跳跳的出来了,这其实是当年碎蜂的父亲重创了他的膝盖骨,又因为没有及时得到治疗,所留下的后遗症,只能慢慢走路,想快就只能这么跳着,才能把痛楚减到最低:“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干扰这场公平的决斗?”

“暗影,他是你什么人?”源木拍了拍木质的囚牢,发现还是很坚固的。

“父亲。”岸英的回答可以说就在源木预料之内。

鬼影感觉到眼前这三个人对自己的儿子没有恶意,所以也就放着胆子大声呵斥:“你们立刻把岸英放开,让他们继续打。”

雷鸣正在检查碎蜂的伤势,没空理他,不过啃着鸡腿的翔还是很有空的:“我说大叔啊,我劝你最好还是关心一下你的儿子比较好,他的右手已经废了。”

事实正如翔所言那样,岸英看上去没有任何事情就接下了二击必杀,不是因为他可以免疫碎蜂雀蜂所附带的毒素,在碎蜂在他的右臂上刺中了第一击并且留下蜂纹华之后,岸英发现碎蜂的眼神一直不断的往那蜂纹华上瞟。

种种迹象表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碎蜂很想在那个同样的位置再来一击,既然碎蜂想来,那么岸英就给她这次机会,岸英利用灵力把右手切断,又用类似于乱装天魁的方式把右手控制着,随着碎蜂刺中右手蜂纹华的那一丝瞬间的松懈,岸英的计划完全成功,壮士断臂,若不是雷鸣三人出现,必然能收获战果。

“那又怎么样,为了家族就算是全废了也是值得的。”鬼影说这句话时的嘴脸丑陋之至。

鬼影无形之中已经犯了个错误,他此时的表现很像两个人,源木的父亲和翔的N代祖爷爷,而在翔和源木说出这种话的瞬间,他的命运已经被决定。

雷鸣检查碎蜂的伤势没什么大碍,就是被他检查的时候脸有点红,抱起碎蜂,走到夜一旁边,把碎蜂交给夜一,雷鸣走到岸英旁边,笑问:“你和这个所谓的父亲是什么关系?”

岸英的回答在雷鸣三人意料之中:“普通的工具和使用者关系。”

“岸英……”鬼影刚想发号施令立刻就感觉到脖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