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无法解释

司秦发誓,他不是成心要看她的,但是,当他把目光收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小莺那美丽的胸口,他的喉咙一紧,身体起了反应,他自己都感到了吃惊。

“好了,我给你解毒了,你以后就是我小莺的人了,以后要听我的话哦!”小莺笑嘻嘻地解开了司秦的穴道,为了解毒点他的穴是没有办法的,好在他的身体好的很,算了,反正他不是她的对手,给他解穴了,也不怕他……

可是,小莺还没有得意地笑出来,司秦动作极快地将她翻身压在了身下,脚压着脚,手抓着手,一副霸王硬上弓的姿势。

与此同时,“司秦……”门口又传来了一声惊叫。

义衡同前者一样,张大了嘴巴,十分惊讶地看着床上两人这副暧昧的姿势,应该是比先前雨轩看到的更加暧昧的姿势。

他用一副道不明的表情看着房里的两人,这女子先前算是出手救过他,可是他明明听到那名刺客叫她姐姐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看样子,司秦并非如侍卫口中所说那样——已经快不行了!看看,他这副样子像是不行了吗?

还是老陈故意开自己玩笑呢?这玩笑能开嘛?听到司秦快不行了的时候,他的心可是狠狠的痛了一下的,那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啊!

看义衡有些茫然的表情,司秦知道义衡误会了,所以,在义衡开口之前,司秦已经先开口想为自己解释一下。

“不是的,王爷,你误会了……她……她……”可是,才刚一开口,一向伶牙俐齿的司秦却结巴了,他想说小莺是那名刺客的师姐,随即一想,他若这么一说,指不定义衡会怎么想。他还是先不要乱说的好。既儿,心里一急,说话就这样了,想解释,却引来了更多的误会。天啦,先前他已经被雨轩给误会了,现在……他要怎么说得清啊!

看到司秦这般的窘样,小莺不由得顿时对他心生爱怜,一把环住了他的手臂,整个人都挂在了他的怀里,媚眼一抛,嗲嗲地说道:“相公,你也不把门关好。”说来,这都是她自己先前进来时就没把门插上。

义衡十分不解地看向司秦,用眼神询问道:“兄弟,你什么时候有了个这样一个身份不明,却是漂亮至极的妻子的?”雨轩怎么也没有告诉过他,不过,想想先前,这事雨轩应该也不知道吧!真是有趣……

司秦还真的是从来没遇见过这样说不清的事,他的额头顿时冒出了豆大的汗珠:“我……我……她……”

“我说衡虞王爷,你看过他了,他现在好的不得了,你可以离开了,我好不容易找到我相公,别打扰我们!至于,王爷心中的疑问嘛,时候到了,我们自会一一解答的。”小莺这样一说,无疑是将司秦也算进了她们的一方。

而司秦看看小莺又看看义衡,只有欲哭无泪的份。

义衡思索了片刻,决定还是先离开,非礼勿视这一词的意思,他还是知道的,至于,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他就等他们自己来解释吧,他现在也许应该去和他的弟弟好好的聊聊。

思及此,义衡转身出了房门,而且还非常善解人意的将门轻轻的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