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报复

二、疯狂报复

万历皇帝进过一番策划 运作 终于等來了这一天 天大的喜讯让皇帝欣喜若狂 张鲸为他抱來一沓子大臣们的奏章 报告了这个消息 但张鲸也知道其中的厉害 不敢直说 只是提醒皇帝说:“皇上 陕西道御史杨四知上來一个折子 您看一下 ”

陕西道御史杨四知出生于江西鄱阳 籍贯属河南祥符 万历二年的三甲进士 也是一个投机政客 与张居正并无深仇大恨 善于分析形势的杨四知从朝廷邸报上闻出了一种反张的味道 从皇帝近期的作为上看到了皇帝的态度 赌徒心理 决定试一试 希望能从中捞到一些好处 就于万历十年十二月十四日上疏开列了张居正的十二条罪状 说他欺君蔽主、奢僭侈专、招权树党、忘亲背礼

历史真正的记住了这个投机小人 也算是历史留名了

万历心里沒有底数 对张居正恨之入骨到了不能容忍的地步 还不敢贸然行动 不想因此把政局搞乱 无法收拾 更不想因此给天下造成一个暴君的形象 说他心底狭小 让天下的功臣寒心 还是故作姿态 下了一道很微妙的圣旨:朕十分敬仰张居正 在前几年 曾虚心委任张居正处理一切朝政 信任有加 谁曾想张居正不思精忠报国 怙权行私 殊负恩眷 欺负朕年幼 为自己和家人捞取好处 即便如此 朕还是念他受先皇托付 有十年的辅佐之功 姑且不予问罪 以全终始 成全他的名节 但其同党庞清、冯昕、游守礼 则下镇抚司大狱 同时戒谕廷臣 各自省修职业 不必再追提以往的事情了

这个做法很虚伪 从他的批复上看 并沒有对张居正怎么样 但这只是第一份弹劾张居正的奏章 从表面上看他是很仁慈的 实质上是向大臣们发出一个信号 纵容大臣们向张居正发起攻击 像美国在东海、南海问題上的态度一样 向张居正和他的阵营发起挑战 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动员令 很多朝臣心领神会 张居正正面临着一场灭顶之灾 以后的一段很长时间内 一些人都像万历禀奏 举报了一系列的有关张居正和张的阵营的人和事 无不依奏予以罢职或除名 反张运动不断地升级和扩大化 朝廷里一些和张居正关系密切的人人心惶惶 不可终日 有点像在搞政治运动 大家一窝蜂 蜂拥而上 乱哄哄的一片 黑云压城城欲摧 于无声处听惊雷啊

朝中反张运动不断高涨 很快就波及到全国 地方上的官员、乡官、藩府也闻风而动 都义无反顾地投入到这场运动中 影响较大的事情有两件 一是高拱《病榻遗言》的流传 二是辽王次妃上疏鸣冤

万历对辽王次妃所告的冤案非常感兴趣 表现出一种非凡的热情 涉及到皇家后裔 抓住不放 兴风作浪 其实 这是一件非常久远的事情 那时候朱翎钧还沒有出生 并不在于张居正是否迫害了皇族成员 疏中提到张居正强占亲王祖业 盗侵王府金宝 使他对张家的赀产产生了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