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节 情何以堪

望着死的不能在死的银花婆婆,陈尔东重重地吐了口气,想要将所有的烦闷都吐出来,但那些往事可以吐的出去吗?

陈尔东使劲地甩了甩脑袋,回头,盯着江若琳。顿时,江若琳只觉一道冰冷刺骨的寒风从她的脖子中直直地穿入,很快地便游走全身,继尔,从脚底板直入体内,瞬间,身体里面全部被冰冻!

不停地发着抖,江若琳颤声着道:“尔东,我不想的,真的不想这样的?”

陈尔东森然道:“你现在说这话还有意义吗?”此时的他,便如同地狱的阎王附身,一举一动莫不叫人害怕。

江若琳忽然站起身子,泪水从眼中快速地溢出,声音哽咽,“尔东,对不起,刚才我昏了头,但是我并不想杀雪菲妹妹的,真的不想杀?”

“江若琳,你现在是在求饶吗?”陈尔淳冷冷地道,快速地上前,站在了陈尔东身前。若陈尔东想杀江若琳,陈尔淳不会等他动手,自己先出手杀了她。因为陈尔淳不想陈尔东因为王雪菲的死而做出对江若琳不利的事,那样,等清醒过来后,或许又是一件让陈尔东留下阴影的事情!

思绮缓缓地走上前,沉声道:“尔东,还记得吗,我曾跟你讲过,过去的便是过去了,强求不得!今天在跟你说一句,失去的固然美好,但是人总不能活在记忆之中!”

陈尔东茫然地看着思绮,清澈如水一般地眼神中,时刻流动着希望,玉脸上泛起对美好明天的憧憬!不知何时,思绮的手上多了支玉萧,一如那天,悠扬的萧声随风飘起,打乱这纷扰的尘世,也荡涤着人们的内心!

一曲作罢,思绮深深凝望着陈尔东,那明亮的眼神直入他的心扉,似要将他从疯狂中带到现实世界!

盏茶时间过后,陈尔东对着思绮轻轻地点点头,眼神中,茫然之色不见!思绮微微一笑,回到了欧阳惜竹身边。

陈尔东四周看了一眼,全都是关切的眼神,歉意快速浮现,慢慢地道:“江若琳,从此以后,天南地北,你走吧!”

说完,回头对着众人道:“诸位,我们回去吧!姨娘,王尚,你们现在就回京城吗?”

欧阳惜竹怜爱地道:“跟你回陈家庄,这么多年没见你们,要好好地和你们聊聊!皇儿,你呢?”

王尚道:“自然去陈家庄了,皇叔已死,现在天下安定,朝中也没什么要事了!”

陈尔东点点头,道:“那我们起程吧!”

“尔东,不要扔下我?”江若琳忽然喊道。

陈尔东背对着江若琳,从他的背影可以看出,此时在尽力地压抑着自己的激动,片刻后道:“江若琳,你我之间已没有瓜葛,照你的意思,我们相互之间也不拖欠,以后我也不希望见到你!”

“尔东,我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难道做错一次就真的不能回头吗?”江若琳撕心地喊着,语气虽然地悲凄,却让人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陈尔东摇摇头,“不是不能回头,而是你我根本就不可能走到一起,因为你从来就没有真正地相信过我,我在你心里也不是一个可以相信的人,这样的勉强,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