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节 真相大白 下

神秘人似笑非笑地看着陈尔东,谐谑地道:“总算还有些聪明,猜出了本座的真实身份!”

往事一幕幕地回现,王府中的养伤,上京解救,凌武司的大战,后来王雪菲地忽然异变,及那句“尔东哥哥,你能不能放弃报仇呢?”

到现在王雪菲还不能面对自己,欧阳惜竹与王尚的奇怪阻拦,神秘人的嚣张话语,“你不能杀我?”一切地一切都在脑中回放。

陈尔东倍感不可思议,冷冷地道:“王乐进,该把你的面具给摘了吧?”

“王乐进?”陈尔淳等人皆是惊呼,这最大的仇人竟是他,居然还让他几次三番地在草房,在陈家庄内休息,众人之间还聊的那么愉快?

神秘人将面具缓缓拿下,正是王乐进,削弱的脸庞,坚毅的表情,只不过现在面如金纸,气势低迷而已!

“王乐进,你很好?”陈尔淳恨声道。

陈尔东冷然地道:“你从雪菲嘴里知道了本座的身份?连雪菲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你能猜出?”

王乐进道:“本座见过你小时候的模样,自然知道你的名字。那日从竹林回到府中的时候,看到小丫头在发呆,便上前问了个明白,知道了你的名字之后,本座一开始也不能确定,但你的阎君绰号,及出道来针对七派的举动,使本座越发的怀疑你。既然有怀疑,当然就不能放过你!”

“但你为何在洛阳杀我恨天宫姐妹,难道那时你已知道了本宫的身份?”陈尔淳哼道。

王乐进指着七叔道:“你那么神秘,我怎知道,但你这位七叔,本座曾在陈家庄见过,自然也就知道了你的身份!真是没想到,七派如此的没用,给本座留下了俩个祸害?”

“这是报应!”欧阳怜心冷冷地道。

王乐进没有理会欧阳怜心的嘲讽,接着道:“在洛阳丐帮大会之后,本座便猜到你们会怀疑江别离,于是和他联手演了一场戏,好顺利地让江若琳跟在你们身边,随时打探你们的消息!”

“那么在武昌城外,江若琳遇袭之事,也是你安排的了?”陈尔东问道。

王乐进笑道:“不错,都是本座一手安排的,但那时,时间紧急,本座刚回去,刚有点明白你的身份,一时想不出什么办法,刚好江若琳经过,便导了这一出!”

“你好无耻啊?”凤十三喝道。

王乐进冷冷道:“做大事者,不择手段,你懂什么?成功的让江若琳跟在你身边,本座自以为计谋得逞,便派人给你下战书,泰山一决生死,但那时还未和江若琳有联系,所以不知道那天,你姐姐等人和江若琳会一起来,让本座的计划有了些错露!更错的是,那天竟带的是江别离,眼见他女儿在场,对他女儿留了一手,就这么一点点的失误,居然被你们把握住,而让那天完美的计划失败!”

不由对江若琳射出了冷冷地目光,但后者已经麻木,浑然不觉,整个人如同木偶!

“更没料到的是你竟在黑天身上撒了药粉,跟着他来到君山,灭了本座众多精英弟子,无奈之下,只得将你诱入京城,好一举击杀!但是你们实力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