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节 真相大白 上

忍耐不住,陈尔东大吼一声,整个人似一道光线,冲向了神秘人,人在半空,噬天枪已经出手,一条蛟龙在阳光底下咆哮而出,直射神秘人。

下方的神秘人面对七叔与欧阳怜心俩大高手已是颇感吃力,陡闻陈尔东的呼啸之声,方寸顿时大乱,手中的怪兵器连连挥出,想要逼开纠缠的俩大高手,来躲避袭来的陈尔东。

七叔二人岂能如他所愿,各自展开毕生功力,硬生生地封锁住了神秘人,让他脱困不得。神秘人连连怒喝,却是毫不办法。上方那股强绝地气势已到,蛟龙般地噬天枪直直地插到战场中间。

神秘人闷哼一声,左肩上鲜血如水一般喷了出来,而胸前,已被七叔与欧阳怜心击中,巨大的掌力让他连连后退,最后无力地倒在地上。

一招得手,陈尔东调头就走,杀气腾腾地直奔银花婆婆而去。此时的老太婆已毫无斗志,陈尔淳与凤十三怪异地打法让她心力憔悴,神秘人的惨叫声更让她老脸变色,不等陈尔东杀到,已连中几掌,摔到了一边。

五人杀意凛然地看着二人,陈尔东冷冷道:“今日便用你们的鲜血先来祭奠我陈家庄三百余条人命!”

神秘人喘声道:“阎君,败为寇,本座无话可说,但你杀不了我,因为你不能杀我。哈哈!”笑声中,悲凉之意顿现,同时夹杂着一缕鲜血。

“为何本座不能杀你?”陈尔东厉声道。

“尔东,你暂时还不能杀他!”身后王尚悠悠地叹道。

陈尔东猛地回头,喝道:“为何?”

王尚面露苦色,轻道:“皇叔,你多年的心血,今日毁于一旦,可还有什么话好说?”

神秘人艰难地道:“时也命也,皇上,若不是有阎君二人出现,你焉能将本座逼到如此的份上?”

‘皇上,皇叔?’众人疑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人之中,也只有思绮与欧阳怜心保持了镇定,其余人全都吓了一大跳!

陈尔东指着王尚道:“你是皇上?”后者不可置否地点点头。

随即又指向神秘人,“他是你叔叔?”后者再次无奈地点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尔东头都大了,自己的复仇,怎会与皇家扯上关系?

欧阳怜心慢道:“尔东,若姨娘想的没错,这皇上便是你的表兄,思绮那丫头是你表妹!”

欧阳惜竹上前道:“不错,她们都是我的孩子!”

“那您岂不是皇太后?”陈尔淳惊讶地道。

欧阳惜竹微微笑着,道:“不管哀家是何身份,都是你们的姨娘,你们的亲人啊!”

陈尔东看着王尚,细细地回想着一切,不怒自威的气势,隐隐一种上位者的风范,以及在神秘山谷中的豪言……原来他是皇上,怪不得如此的有魄力!

“王尚,不不,皇上你蛮的我们好苦啊!”陈尔东苦笑道。

王尚摇摇头道:“你还是叫我王尚吧,听起来舒服些!”

“丫头,你还不过来见你你表哥、表姐?”欧阳惜竹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