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节 欧阳惜竹

江若琳浑身一抖,不可置信地看着神秘人,看来连她也没料到,自己竟会被当作筹码!

凤十三冷声道:“江若琳,这便是你效劳的人,你自己好好地看清楚,简直是愚蠢之极?”

江若琳复杂地看了眼陈尔东,见后者冷冷地表情,不由道:“你们又好到那里去了,当日带走我父亲的时候,我如此的苦苦哀求都没有用,你们有把我放在眼中吗?陈尔东,你有把我放在心里吗?”

陈尔东看向江若琳,淡漠地道:“若琳你我之间的恩怨,今日根本不想提起,孰是孰非,自己心中必有判断,事到如今,你还要怪我,我也无话可说,若能从头来过,我还是会杀了江别离!”

“陈尔东,你?”江若琳大喝道。

凤十三厉声道:“住口,你今日还能说话,全是公子的原谅!你扪心自问,当初你为何要跟随公子,为何要喜欢公子?又是谁一次又一次地泄露公子的行踪,谁在公子的饭菜中下毒?谁引公子前往朝霞山庄予以下杀手?江若琳,你还有脸在这怪公子吗?我若是你,一头撞死算了!”

“十三,不要说了!”陈尔淳淡淡地道,转而对向神秘人,道:“今日决一死战,你休想在离开泰山,速速交出王雪菲,本宫给你一个公平的机会!”

神秘人冷冷笑道:“恨天宫主,你好大的口气。今等前来,难道本座就没有安排吗?当日泰山的弓箭手已经没了,但是炸弹还在,若本座不能活着离开,你们也要跟着陪葬!”言语中的疯狂让人不敢直视他的眼睛,“阎君,本座能有今天,全都拜你所赐,今日就一并了结了吧!”神秘人喝道。

陈尔东扬起剑眉,厉声喝道:“本座能有今日也拜你所赐,陈家庄的血仇,现在的新恨,今天就要你尝命!”

“哈哈!”神秘笑道:“阎君,本座给你个公平的机会,你还有可能报仇,但是本座引爆埋下的炸药,那你就什么都没了,哈哈!”

众人齐齐大怒,七叔已经忍受不住,就要出手。

“事到如今,你竟还不知悔悟,当真是死不足惜?”远远处,一声苍老的叹息随风飘来。

不多时,王尚携着一名宫装美妇,在多名武林高手的搀扶下,快速地来到了众人的身边。

“是你们?”“是你?”俩声惊讶,一声出自神秘人,一声却是出自欧阳怜心。

陈尔东等人好奇地看着王尚他们,不知有什么能令欧阳怜心如次地惊呼?

暂不理会神秘人,宫装美妇对着欧阳怜心叹道:“怜心,我们好久不见了,怕是有三十年了吧!”原来这二人认识,难怪刚才会那样?众人放下了好奇地心。

欧阳怜心眼泛泪花,道:“不止了吧!时间过的真快,当时的年少无知,无忧无虑,现在快要变成一堆黄土了啊!我们还能相聚,但凤雪,我却连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宫装美妇同样地哽咽道:“不要说你,就是我,也没见到凤雪的最后一面?”

陈尔东几人愈发奇怪,这宫装美妇是谁?为何也会认识自己的母亲?

欧阳怜心忙道:“尔东,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