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节 最终决战

正道盟的先发制人倒有些想不到,书中,字字沉着,坚定,似乎他们很有信心打胜这一仗!陈尔淳随手将战书毁灭,缓缓步入内厅,面使阴冷,她在寻找,寻找一个出口!

泰山上,神秘人傲然而立,多次地失败已经让他麻木,念头中没有了争雄天下的心,只有一腔地杀意!

“小子,你伤都好了?”银花婆婆悄然来到身边,二人并列而立,俯瞰着天下众生,颇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接下来有何打算?”银花婆婆问道。

神秘人冷冷地注视着前方,寒声道:“这里风景怡人,若葬身于此,也是件乐事!”

“小子,你想怎么样?”银花婆婆冷声道,蟠龙拐杖已被紧紧地握在了手中。

神秘人转头看了一眼,笑着道:“婆婆何必这么紧张呢?难道以为本座会对你出手吗?”

银花婆婆汕汕笑道:“当然不会,小子,你不会一直都站在这里看风景吧?”

瞳孔中闪过一丝厉色,继尔堆满笑容,惬意地看着远方!

陈家庄外,一名黑衣人探头眺望,眼中,不自觉地流露出一丝恐惧!犹豫片刻,终于站了起来,向大门口走去。

“你竟敢单身前来?”大门口,俩名恨天宫弟子诧异地道,同时,身上的杀气随之蔓延!

黑衣人苦笑一声,何是曾受过这样的待遇,形势不如人,只能作罢,道:“替我家主上下战书来了,求见阎君、恨天宫住!”

“又是一封战书?”那名弟子奇怪地笑道:“跟我进来吧!”

快速的来到大厅,便感到几股庞大的压力接踵而来,一时间,几乎要忍不住下跪。冲着阎君艰难地开口道:“阎君,这是主上下的战书!”

接过战书,打开一看,陈尔东的眉头随即紧紧皱起,身上的杀意不可遏制地迸发了出来。陈尔淳连忙接过,上写道:“阎君、恨天宫主,本座本可君临天下,但因为你二人的出现,导致现在的一败途地,你叫本座怎能放的下这段仇恨!王雪非、江若琳二女还在本座手上,不好意思,又一次的食言了,但你能怎样?三天之后,本座在泰山等你,继续那未完之战。若你怕其中又有什么阴谋你可以不来,但是王雪菲二女将因你而死,自己斟酌吧!哈哈……”

“尔东?”

不等陈尔淳话说完,陈尔东道:“姐姐,让我静一下!”说完一个人走入了内院!

众人也是无奈,更是对神秘人增添了无数地恨意,再三地利用弱小女子威胁,当真是不择手段!

陈尔淳对着黑衣人冷冷道:“你回去告诉神秘人,三天之后,我等必上泰山,让他准备好自己的棺材吧!”

黑衣人连连称是,几乎是爬着离开了陈家庄!

巍巍峨峨的宫殿,不断地有士兵来回地走动,整齐地脚步声,与手上长枪利刃,让这片地方显得肃严庄重!

站在高处,一望无际,方圆数十里,竟被团团地圈住,豪华,气势雄伟!到底是何人家,居然有如此地势力,建起这般地宫殿!

中央宫殿中,一名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