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节 混乱无常

俩百年前,江湖纷乱,武林一片腥风血雨。魔教一家独大,逼迫着天下武林人士入其教,归其心。江湖七大门派敢怒不敢言,惟有紧紧相依,苟言残喘。

有感天下苍生大德,归隐多年的赤行老人重新踏足江湖,约战魔教教主欧阳云天于中秋之时在泰山之颠决一胜负。

斯时武林各门各派一片叫好声,赤行老人天纵之才,纵横江湖四十余年无尝一败,乃当今武林第一奇人。

转眼间,中秋已到,泰山之颠俩大高手凌立对决,,三天三夜,日月无光,天昏地暗。方圆百丈之内真气弥漫,无一人可以近距离观看。

其后赤行老人与欧阳云天双双失踪,决战之果没人知道。决战之后,魔教众高手争权夺利,内讧不断,七大门派趁势而起,终于将为祸武林十数年的魔教连根拔起。

只是有江湖传言,赤行老人与欧阳云天于决战中惺惺相惜,结为挚友,更有感天地苍生,领悟升虚之道,双双破空而去。临去之时,将其二人毕生武学刻于一玉佩之内,名为—赤血令。

于是,得赤血令者得天下,在江湖中广泛流传。决战后数年,无数武林高手寻遍泰山附近,期望得到那赤血令可以号令江湖。只是从来无人寻得,但这传言仍不断地广泛流传,转瞬间俩百年时间已过。

武林经过俩百年修养,不仅七大门派高手辈出,奇人异士也是层出不穷,四方豪杰各领风骚数十年,武林出现了罕见的百花争鸣的现象。

----------------------------------------------------------------------------------

诗云‘噫吁戏,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李白),更有杜甫书道:“

君王台榭枕巴山,万丈丹梯尚可攀。

春日莺啼修竹里,仙家犬吠白云间。

清江锦石伤心丽,嫩蕊浓花满目班。

人到于今歌出牧,来游此地不知还。

蜀中大地,人杰地灵,自古兵家必争之地。如此的天时地利,造就了天下第一庄—--陈家庄的威名。庄主陈傲天家传武功凌云傲霜决已至大成,凌云枪傲霜剑天下难逢敌手,比之少林武当也毫不逊色。

时至秋收时节,各地一片丰收的好气氛。陈傲天今天四十五岁,育有一女一子,女儿尔淳今年七岁,儿子尔东五岁,凑巧的是儿子女儿竟是同一天出生,五天之后便是他们的生日。

此时,陈家庄热闹非凡,准备着五日后的陈家少爷小姐的诞辰。附近的武林人士早早地就到了陈家庄,争取给陈傲天一个好印象。

陈家庄后花园,一美丽妇人正领着俩个小娃娃在玩耍。坐在亭子里的美丽妇人慰心地看着不远处的儿子女儿开心的闹着。不时地唤道:“尔东,小心点,不要欺负你姐姐。”

美丽妇人正是陈傲天的妻子凤雪,出生大户人家的她,知书答礼。嫁与陈傲天后相夫教子,使陈傲天没有一点后顾之忧,可以说,如今陈家庄的赫赫威名有一半是凤雪的功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