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人心 1-13

单一品心里有些不爽快。他确实讲过不许和日本人往来的话,大先生为什么敢于和对方往来而且自己并不知晓?他好半天没有说话。“小陈,你父亲刚从我这里走,你没遇到他么?”他忽然问这么一句让陈小头愣住了,没头脑地问:“我爹?他来过?来做什么?”

“他来要我免去你的管账,说你不合适。”

“别听他的,”陈小头涨红脸喃喃地说:“我爹就是胆小怕事!”

“那你不怕么?”

“我?――”陈小头忽然语塞,他明白了单老爷话中的意味。“我,只要东家让做的我就做,东家摇头的就不做!”

单一品呵呵地笑了,他拍拍膝盖站起身走了几步,不回头地说:“小陈,大先生的事情你不要和别人说了,到此为止。不过,若再有这情形你另册记录着,我也还要看看。若这钱花得是为三河原好,那倒也不无不可,是不是?”

“是!”

“你说,日本人的商社里用中国人吗?”

“这个自然,我听说朱泰现在就在那里面。”

单一品吃一惊:“那家伙怎么和日本人搅在一起的?”

“还不是靠着二老爷么?”

“哦――!”单老爷想想,语气沉重地说:“人若是把持不住自己,就算神仙也难帮了。小陈你看着,二爷这么下去非陷在里面不可!你记着我的话,回去照常做事,就同没事一般。但有日本人那里的往来都另册记录不要和咱们的账混淆了,日后才好清结。”

“我晓得了!”陈小头拿起账本要走,被单老爷叫住,走过来手放在他肩上按按,轻声道:“有忠心、能踏实做事情,这也是好汉子,比下田、扛包一点儿不差,也是凭本事拿薪水的!回去告诉你爹,你这个管账还要做下去。我宁可替他雇几个工种那几亩田,也不会同意他求我的话!”

一席话说得陈小头眼里含了泪却不敢掉出来,直走到门房里才用袖子抹了。门房老朱见了喊:“咦,小陈管账,你是看久了本子眼睛不舒服么?来来,我弄点枸杞泡盆水你擦擦?”陈小头装作没听到,不回头地走掉了。

小陈带来的消息让单一品很不高兴,但碍于刘先生的面子,加上还没有十足证据所以他也不想立即阻止或者追究。一切等时间过去,清者自清了,他想。忽然记起徐北生还在花厅那边,忙转身过来,在廊子上边大声说:“老徐呵,真对不住,我今天可是怠慢你了啊!”

徐北生正在和纹香讲这附近的庄稼长势以及用水情形,听到声音忙站起来,不好意思地嘿嘿笑着回答:“大老爷说哪里话?你是聪明,一早就看出我有事情想来求你的,所以特地让夫人领我来这里。”

“哦?你有事要求我么?”单一品笑了:“北生叔是咱们村里的长辈,有事请你吩咐,若讲个求字可折杀晚辈罗!”一句话说得大家都笑了,只有纹香乖巧,她偷偷看丈夫一眼马上说:“荷香呵,你下厨给老爷做碗醪糟蛋罢,想必他说这样久早饿了,顺便给北生叔也带一碗。”

徐北生连忙要谢绝,纹香拦住道:“您老人家和他慢慢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