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人心 1-12

陈小头根本没注意到他爹,心事重重地迈步进门,正听到单老爷和大和尚谈话说:“本想把寺院好好修修,可一来用工的地方多,二来余力还是不足,所以这次只好先把大殿、方丈和东厢先整理了,其它的明年再说。”

“没关系、没关系,和尚但有片瓦遮身足矣,只盼佛殿能多下些功夫,一劳永逸才好。”弘景双手合十念了声佛。

“这个自然!”单一品点点头,先示意陈小头坐下,接着问:“师父方才说到姨太太要做法事,不知是个什么由头哩?”

“唉!还不是因为三老爷带兵打仗的缘故?前次被人陷害逃脱,接着又是场恶仗。姨太太是觉得这天灾不详,所以要去寺里做法事超度禳灾,祈求佛祖保佑太平的意思。”

单一品苦笑着摇摇头,周氏这番苦心仲礼可不会领情的,钱钞花得多半要打水漂。不过既然她长辈非得要做,自己也不好拦着,只好随她去吧。于是点头同意:“既如此,我告诉老郑叫他先紧着前边的工程做,好赶日子让老太太能够顺利行这场法事。师父叫她尽管放心就是!”

“阿弥陀佛,多谢大老爷,我这就去和老太太讲。您的孝心佛祖也必定有知的!”

单一品从心底里根本不信这套,但还是和气地与和尚告辞,命三牛送弘景师父出去。这才做个手势对刚刚走出来的纹香说:“让北生叔等了很久真不好意思,你且请他到花厅坐坐,我这里和小陈说两句话便来。”纹香听了答应一声,上前殷勤地搀起老徐来,和荷香两个左右陪着往花厅里去了。

等他们离开房间,单老爷将目光移到陈小头身上,二管账忙起身走近些,轻声道:“大老爷,大先生叫我领出两千元送到船运公司在蚌埠的办公室交给廖经理。”

“哦,”单一品点头:“这是我叫他办的,为的替老三在省城打点使用。”

“是、是,不过……。”

“唔,怎么?”单一品感觉到他有话,便将送到口边的茶碗又放下了,问:“小陈你是不是有话想说?”

陈小头呼吸有点急促、嘴里发干。他叹口气说:“单老爷,这件事我事前也有耳闻。但是……,大先生讲县里面也要打点,所以让我同时送去一千五百元,可偏偏又不是送到咱们哪家店铺里,而是送到双庆和典当行去。”

“嗯?”单一品楞了下,转而笑道:“这个大先生,他是不是不想引人耳目呀,所以要绕这么个弯子?”

“可、可这家典当行是日本人的,控股方是江源商事株式会社的老板荻原荣次!”

“哦?哎,你方才说的是什么……荻原?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我叫人暗暗打听了一下,这个荻原和咱们家二老爷很熟。还有,双庆和里也有二老爷的股份在里头。您当初说过不许咱们和日本人来往,我、我拿不准这件事,所以特来向您请示,这款给大先生拨还是不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