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人心 1-11

“自然是随他的意愿罗。”单一品答道,马上又说:“不过……,老张你让他少安毋躁。如今还不能够立即叫他去队伍上,毕竟城里也缺人手。等过上三、四个月我和大刘先生说说,让他去教导队学当兵的本事如何?坛子认得字、脑子快、做事麻利,有个一年下来应该能带十几个弟兄了,这么出息也不错。”

“好、好、好!那我先谢谢大老爷啦!”馄饨张高兴地起身连连作揖。单老爷忙上前拦住,拉着他粗糙的手边往门口走边说:“老张,坛子也不小了,这个年纪该成家啦。等他混上一官半职就娶媳妇进门最好,不然这小子太野怕拴不住性子呢!哪家的姑娘好你尽管请江媒婆去说就是,只莫要那中看不中用的,毕竟你家的地还要人打理呀,这两年天公不作美是真的,可别人家收成也不曾短到那个样子是不?做家长的你心里总要有数。”馄饨张面上发涨额头冒出汗来,只得诺诺连声。单一品呵呵地笑着拍拍他后背:“话说重些莫放心上。老张你替我到刘先生家里请他过来一趟,我有事同他商量。”

回到屋内坐下,拿起茶碗来喝了口,单一品才看看旁边缩手缩脚的陈志井,放下水碗慢慢地说:“老陈呵,让他做二管账可不是我一个的意思,三弟和四妹也都赞同呢。我知道这孩子胆小、怕事,和他老子是一样的,但也知道他最细致、脑子清楚。刘先生如今身子越发不灵便,让这孩子上来帮忙分担也是他保举的。俗语讲尊师如父,刘先生自己教出来的徒弟没有个不尊师命的道理,那叫他今后还如何立足为人哩?何况,我相信如舍内方才所讲,你的话怕不是他本人意愿吧?如果不是他本人来讲,我是不能答应你这请求的!老陈,抛开别的不说,没有你儿挣钱回去求医问药,你床上的老伴儿能挺到现在?唉!我知道你怕担事情,不过你觉得我是个黑白不分的傻子,会辩不清楚好坏么?回去罢,就当你不曾来过、我也不曾听到。他做二管账不单是为单家,难道不也给咱们村子和整个三河原做事么?往后这种没头脑、张口就说的话不要提了!啊?”

陈志井被他说得哑口无言。这憨厚的老人总觉得自己的儿子成天手里过往那么多银钱、钞票是件可怕的事情,担心一旦有闪失会连带全家。“命里没有,手里也不该有!”他那个病歪歪的老婆子成天唧唧哝哝地嘀咕,搅和得他自己脑袋里也乱成粥样不知到底该怎么做。好容易今天鼓起勇气跑来说,不料被单老爷三两几句话浇灭了火种,竟茫然拿不出个应对,糊里糊涂地嗯嗯啊啊几声之后便尴尬地蒯出门。迎面见他儿子正翻看着簿子低头走进来,忙闪身在藤萝架下的阴影里。望着背影叹口气,心里想:不管将来是福是祸,总之由着这孩子自个的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