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人心 1-9

“你们莫管,尽管坐,麻六也坐罢。”说着单老爷一扫,见院子里、廊下还站着修二、馄饨张、小通寺的住持弘景和尚和陈志井,不禁奇怪今天怎么了这几个毫不相干的人凑在一起跑来找自己?一面和大家打招呼,一面也请都坐了,叫三牛去厨房里拎一桶绿豆汤来大家解暑。自己接了碗喝着,慢慢地对大家说:“天气不好逃难的又多,我耽搁了时辰让大家久等,真是不好意思。看看哪位事情急咱们可以先说,不过其余各位还要等等了。”

“阿弥陀佛,贫僧不急,还是施主们先请吧。”弘景和尚微笑着表示。

“好,我先说!”麻六说完站起来,满脸的皱纹拧在一起好像颗大核桃,却动着嘴皮子不出声。

单一品看他这样笑了,说:“麻六,有话慢慢讲。你是老实人,看样子是哪个欺负你,或者有什么事想不通了吧?”

“老爷说的是,还是我替他讲好了。”于是徐北生接过来把原委大致讲了一遍。原来麻六现在租种单公原的十二亩地,靠着地头挖了个池塘养点鱼并兼蓄水的用途。紧挨着他的是他东家的另外四十亩地,因见雨水少忙忙地改种了麦子。这块地离其它水源稍远,于是单公原的管家找到麻六,和他商议要从他塘里借水浇灌。麻六担心自己的地收成受影响而不肯,管家不高兴地放下话说如果不答应将来续佃时要他小心些!麻六既担心东家会找自己麻烦,同时也被老婆数落得不耐烦,因此心里恼火不知如何是好,想着单一品是族长的身份所以来找他诉说,求他给自己做主。

单老爷听完点点头,说:“如今水比票子贵,麻六你不肯是自然的。这样吧,你东家那里我会去和他说,若用你的水那么一要有个限量不能胡来;二得给你些补偿。这件事我会料理,你自放心回去罢。”麻六见他应得爽快十分高兴,连忙起身千恩万谢地作着揖出去了。接下来单一品抬脸认真地问修二:“是你师傅有事么?他怎么自己不来呵?”

“不、不是我师傅的事。”修二忙摘下草帽躬身回答:“如今派我跟在三老爷队伍上帮着整修堡垒和工事,何店、双圩子和五塔寺这三处总指挥说是重中之重,特别是五塔寺。可原来参谋处讲五塔寺只是挖沟而已,现在改动人手不够,恐怕还得再加……。”

“你是来要人?”单一品沉吟一下。

修二猜到他在想什么,连忙说:“三爷让我带话说,咱们答应李杜星长官出人夫修路,李长官已经拨来了两千元头款,雇人开支可以先从这笔钱里出。”

“那你要用多少人?用多久?”

“三百人,怎么也要两个月才行!”修二说着担心地盯住单老爷的嘴。

不料他将手摆了摆说:“这不行!我给你七百人,三班连做一个月内必须完工!五塔寺的事情老三和我讲过,那地方是高塘的门户,越早完工越好!另外马神父帮咱们请的几个洋教官后天就到了,你替我告诉大家要对他们友善些。洋人说的话不一定都对,可是他们也有很多咱们不会、不懂的东西,不知道就学嘛,千万要谦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