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人心 1-8

“单老爷大名这三河原谁不知道?不过我是掉队被王四爷收罗来的,加入治安队还不到半年,半月前才升到这边做小队长,还没缘分见过你老人家呢,所以面生。”陶大毛回答得不慌不忙、干净利落。

单一品听完哈哈大笑,说:“你不认得我,我倒早听说你是条好汉子!”说完背着手用下颌指示着问他:“下面有好几万难民,今晚你得同弟兄们一道领他们去孙家台那边。你,怕不怕?”

“这有什么好怕?”陶大毛使劲摇头:“他们和咱一样也是人。再说这光景有饭吃哪个不跟着?就是前边有刀山火海也一样来!”

“这孩子说话有趣。不过和刀山火海没关系,我们是给大家找个合适的去处罢了,哪里有那样可怕?你需记着,不管出多大的漏子不可以狐假虎威,更不许开枪伤人!”单老爷嘱咐道:“这是做善事救人。倘若你们办事错了,老熊和苏先生想必也不会答应,区上更不会。我看你年轻所以嘱咐两句,千万不要一时激动给忘记了。”

“放心吧单老爷,不会出差错的。我们准备了两百火把照明,路上还有供应茶水的,上面有高大队看着,一切都错不了!”

单一品听他应答如流且充满自信,又知道他们已经安排妥帖,这才点头让他继续布置去了,自己和高庆虎说两句,便叫了马托尼上车往回走。路上单一品问他教民人数、教堂活动和新来的德国籍教士布吕克的身世等等。然后又谈起医院来,单一品托他从南京、上海尽快购买一批器械、设备和药品,并表示愿意为医院捐助八亩地做口粮和菜园。马托尼立即高兴地满口应承下来!但他接下来告诉单一品布吕克教士在临来之前协助打听的结果,六爷季同已经在三个月前于陆军炮兵预科学校结业后离开德国不知去向,这让单老爷徒生烦恼,懊悔不该放他走了。“这个小东西真不让人放心,他孤身海外能去哪里呢?”他想。

中途放下马托尼,三牛赶着马车径直来到知恩堂。抬脚一进门,门房朱四拐着腿便迎上来,哈下腰要急急地告诉:“老爷你可回来啦,有好几拨人等着要见你哩!人太多、天又热,我只好让他们在客厅廊下等。”

“哦?什么人要见我,又能有什么比天灾还大的要紧事呢?”单一品咕哝着进了天井,先看见金桔树下两个人,一蹲一站,看见他进来那揣手立着的忙鞠一躬,伸手捅捅蹲在地上那人,轻声叫:“麻六,赶紧起来,大老爷回来了!”

“哦,北生叔呵?”单一品立即站住脚,回头不高兴地说:“老朱你在单家做惯的,怎么让北生叔就这样站着?不进屋也罢了,连张凳子也没有么?越来越不懂规矩了!”唬得朱四忙进去搬张条凳来给他。

徐北生不好意思地劝道:“大老爷莫怪,他腿脚不好我不想让他客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