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人心 1-7

进入七月,旱情已经波及到黄淮流域各省!流亡逃难的人群像两年前一样突然爆发,汹涌地向邻近地区扩散。他们每到一处都招致警惕和疑惧的眼神,在喝干池塘、摘光玉米之后又奔向下一个可以活命之地。

单一品站在淮河岸边老徐家台村头陡峭的台地上,望着下面黑压压的难民。原本宽阔的河床看上去只有一指宽,已经浅到手拉手便可淌过的地步。台地上方沿岸布置着自卫队二大队的士兵,他们奉命沿岸筑起道七尺宽、六尺高的土墙并在上面守御,阻止难民进入三河原。单一品非常担心这么多人闯入会毁了自己的心血,和地区各村紧急商议之后决定在这崖坡下设立粥厂,每名灾民每天每人可以受施两餐,大人有两勺粥、三尺以下幼童只得一勺。为缓解压力并利用难得的劳力,就地征集了总数达五千人的民工参加各地加固或修建工事的工程,比如修建这高墙的就有约两千人。参加劳动者除去每天应得的粥施外还可以分到两个杂面馒头,这对难民们来说简直是救命的口粮呵!许多人悄悄把馒头揣在怀里带回去,将它们留给了自己的亲人们。以工代赈,这是苏先生出的主意。三河原正好利用这大量廉价的劳动力进行建设!

原本泥泞的道路铺上了石子,被炮火毁坏的堡垒和房屋得到了修缮;沿河岸垒起了二十几处有高墙环护的守备点,重要口岸或关卡被用夯土墙遮断起来;中学的校舍在建设中,艾玛太太梦寐以求的医院上梁了,连小通寺也开始重新修葺。到处是一派热闹、沸腾的景象!但单一品自己心里始终焦虑、紧张,他不知道这场旱灾还要持续多久,而各地义仓里的存粮是否能够支撑到最后呢?

“领主先生,我很高兴看到,你的土地越来越接近文明。真是太好啦,我为自己能够向你提供帮助感到很高兴!”马托尼拿声拿调的恭维,令他不禁苦笑。这个教士呵根本不明白,裸露的沙洲上有三万饥肠辘辘的难民而且每天都在增加!为了避免引来更多的人他已经指示从明天开始将粥厂向西迁移到比较偏僻的孙家台,那里是淮河主道与分洪道交界处,地势有利、便于控制和监视,自卫一大队二中队、补充三中队和治安警察两个分队已经在那里建好堡垒和工事,甚至搭建了营房,准备承担警戒的责任,支队指挥是二中队的中队长――玉清家的赶车师傅朱启德。

“庆虎,傍晚的事都安排好了吗?”单一品低声问身后的大队长高庆虎。

“大老爷放心,都准备妥了,治安队的兄弟们负责,我们只在这上边监视。”他说着努努嘴:“那不是治安队的小队长陶大毛嘛,今晚他带队。”

“哦。”单一品想想,让高庆虎:“你叫他过来,我嘱咐几句。”

高庆虎转身喊了一嗓子,陶大毛转过来看了一眼,快步走到跟前问:“大队长,你找我有事么?”

“不,是单老爷找你。”

单一品正打量这个虎目浓眉的精壮汉子,心里很喜欢,点点头问他:“听口音不是本地人吧?你不认得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