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人心 1-6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这个当口苏昌文害上风寒病倒了,浑身滚烫、嘴唇都干裂起皮,人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嘴里唧唧哝哝也不知说些什么。正盯着大夫给杜老表换药的罗芳听到报告唬了一跳,一面催促大夫去瞧,一面赶紧向周家桥报告。单家兄弟也吃一惊,不过很快冷静下来并指示他快找阿萍姑娘去照顾病人。接下来的三天里大夫给苏先生吃了几个方子却都不管用,最后还是敬姑娘干脆,叫阿萍去腌菜缸里舀来两碗卤水给他灌下去,居然当晚便退烧了!单家兄弟接到报告长出口气,不过张罗婚事的话只好先放在一边啦。

奇怪的是苏先生的烧退了,大雨也正如农学院预测的那样戛然而止。单一品如释重负。不过雨停不意味灾情消失,单家赈灾的步伐并未停住。大刘先生设法调集了两万七千斤各类杂粮,另有六千多斤小麦在恢复通航之后抵达寿县码头,玉清的长兄田聚准备亲自押运到凤凰坡供赈济东岸各庄园使用。但最重要的还是补栽、补种要紧!太叔公那里以区长身份下发了布告,单家却已经先动起手把农户借用的种子发下去了。口粮可以迟两天,但地等不得,老天爷是不会有耐性的。

不料这头忙着播种,那边又传来了不好的消息。这天一早单一品刚刚用青盐擦过牙还未来得及吃早饭,忽然威廉和翻译林友坡匆匆地赶来,告诉他根据预测近期将有大旱!单一品惊愕地看看他俩,难以置信地问:“不会弄错吧?像这样大雨过后通常只会防雨水再次降临,怎么会是大旱呢?”

“千真万确的,单先生这是昨晚最后一次观测得到的结果。”林友坡着急地说道:“开始威廉也不信,可我们算了一夜才发现真会有大旱!所以现在各处千万不能急着开闸放水,一旦池、库、渠里放空,大旱来临之际难以想象啊!”

单一品惊住了,他完全明白这将意味着什么。人、畜失去饮水、庄稼不能浇灌,那时再如何补种都是做无用功了。而且他也猜到肯定已经有些村庄在放掉多余的存水,可谁也不能保证老天明天的脸色呵!单一品心情矛盾,过了很久才在威廉不住的催促和劝说下做出决定,让自己所有农庄蓄水而不得放水,另一方面紧急让乡公所下布告,劝大家不要急着放水,且等几天看看。但这个布告作用不是特别大,尤其在三河原以外的地区地主们依旧我行我素,认为这是无理的要求,根本不加理睬。

这之后七天过去,没有一滴水降下来,又是七天过去依旧如此。这时人们才开始慌了。单一品心里已经明白这是事实,在第八天开始就指示三河原地区实行用水限制,各井口、水道和蓄水池都派了治安员和保安队士兵把守,让百姓凭发给的水票领水使用。虽然引起些抱怨甚至骂声,但在晴天无雨的第十五天以后就几乎听不到这声音了。相反那些未被控制或者强力拒绝护水的村子逐渐开始了水荒。干旱还威胁渔业,因为绝大多数小河都开始见底,只见不时有痛苦的鱼儿蹿出水面,似在试图跳离这牢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