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冤家路窄

“哎,高兴,据说梁斌在美国交了一个很漂亮的女朋友。这次本来说好跟他一起回来,但有事没来成。咱有礼这回来就一直念念不忘,总在我眼前说个不停的。听说你在美国也见过,说说,是不是真就好的跟天仙似的?”酒过三巡,成凯搂着我的肩膀,突然问起齐菲来了。

“咳,咳。”我呛了好大一口酒,齐菲和我一起回国的事,我谁也没说,梁斌更是没有知会。尽管我知道事情的经过,我和齐菲在一起完全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但总觉得梁斌这小子痴心一片,我说出来就太打击他了。索性就等时间久一些,他感觉淡了之后再相机行事。哪知道梁斌不提,成凯这小子却又提起来了。“不错,还行。我就匆匆见了那么一面,印象也不是太清楚了。你们先喝,我去方便一下。”我含糊得对付过去,赶紧起身去洗手间,我可不想在这继续就这个问题纠缠下去。

痛快淋漓,我不得不承认这个成语真他妈的贴切。听着哗啦啦的潺潺水声,享受着把发胀的膀胱清空的快意,突然想起了一段话:人生最痛苦的是什么?尿急的时候找不到厕所;人生最幸福的是什么?尿憋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一睁眼发现自己就在站厕所里。随着体内的负担和杂质排泄一空,我长出了一口气,似乎生命里的负面因素也可以随着这种畅快淋漓而离我远去,吹着口哨走出洗手间,去中间的洗手池洗手。我正出来,迎面成凯晃晃悠悠的走了进来,我笑骂道:“靠,不是号称水缸吗?这不也撑不住了来放水啊。”成凯也是毫不介意,笑着给了我一拳,晃进了洗手间。我则走到洗手池前,摁下来水龙头。刚才出门时,看到洗手池前有一个身材曼妙的美女在洗手,我和成凯这一打招呼,美女突然抬头,洗手池前硕大的镜子将她惊异的表情真实再现出来。我下意识的把目光迎了过去,也是一个停顿:这女子居然是胡薇!

“...啊...,高兴啊,好久不见啊。你好吗?”我们两人似乎同时静止住了,过了好一会,胡薇才反应过来,开口说话。

“挺好的,哎,就那么回事吧。你呢?”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紊乱的心绪,淡淡一笑,答道。

“我还行吧,不如你,大明星。你什么时候回青岛的?”一年不见,胡薇似乎成熟了不少,无论是衣着还是言谈给人的感觉。

“刚回来没多久。你这是跟朋友来吃饭?”往日的恩怨似乎都被刻意压制着,大家很有默契的不去再触碰。

“恩。”胡薇眼中闪过一丝犹疑,略一低头。

我很清楚她每个表情所代表的意思,她隐藏一些自己小秘密的时候,都是这种表情。我顿时恍然:她肯定是和他一起来的。“哦。”我尽量让自己语气平静的发出这个单音节。随后又是沉默,似乎两人都失去了继续下去的话题。正自尴尬中,成凯晃晃的从洗手间出来,见到这幅情景,一把搂住我的脖子:“行啊,难怪自己跑出来上厕所,原来是私会美女啊。不给介绍介绍?”我正待说明,一个沉稳的男声响了起来:“这不是高兴嘛,幸会幸会。”

一个冷峻的如同刀锋般的中年男子,一张酷似吴若甫的脸,正是本市的黑道大哥聂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