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回家

既然对国家队已经了无牵挂,北京也随即对我失去了吸引力,买了第二天的机票,回家才是正路子。这还没离开训练基地,尤纳斯和白喜林就又专门找到了我,两人都表达了对我选择离开的遗憾。尤其是白喜林,他说他正在帮我争取,而且篮管中心主任李元伟也是替我说话的,结果我自己就贸然的把事情推上了不留余地的状态。尤纳斯也说,虽然我退出,但是他还是会和李元伟一起尽最大的努力,为我争取机会,直到奥运会之前,他依旧会给我保留一个名额。我知道这只是安慰我的话,在中国最讲究的就是面子问题,如果我对外保持沉默、对内低调谨慎,那么事情绝对是有商量余地的,但我自己主动撕破了面子,让当事人和领导都不再有回避的余地,那就等于是我自绝于国家队,再无回转余地了。

我回房间收拾了自己的行李,顺便和大郅等几个相熟的队友道别。其实也没有什么行李,我本就空手而来,现在也应该空手而去。国家队的一切衣服装备等等,我一样没留,本以为自己没什么舍不得的,但真的要讲那胸前绣着五星红旗的衣服送还回去的时候,我心里还是想少了些什么似的。说良心话,我是多么想穿上这身比赛服,在国际比赛中,替中国队摧城拔寨,让五星红旗在世界最高处骄傲的飘扬。可是,这一切,与我已经再无瓜葛了。终于,我还是走出来天坛公寓的大门,一个装有我随身衣物的登山包,我就是这么来到国家队的,现在也是如此的离开。国家队,再见了。奥运会上,加油!

临走之前,我又一个人去了趟王府井,当然是在渔夫帽加墨镜的双重掩护之下去的。天伦王朝酒店依旧是那种矜持的嫩绿色招牌,我又想起了去年秋天的那个夜晚,就在这家酒店的豪华套间里,我曾经最爱的女人和主动要和我缠绵,而她的目的,却是要为她的男人――一个五十多岁的有妇之夫要回那些根本就不存在的照片。唉,情何以堪呐!胡薇,当你在电视上看到我在美国风光无限的样子,你会做何感想?当你看到我签下千万年薪的天价合同的时候,又该会是怎样一种表情?胡薇啊胡薇,为什么当初你选择了他,而不是我?为什么?我抬头看着酒店,努力想数出22楼的位置,但眼眶却不由得湿润了。我惊讶的发现,对于那个我自以为恨之入骨的女人,我居然还是在乎的。我没有所谓的复仇的快感,有的只是苦涩。那个女人伤我最深,她用那样一种方式,将一个刚刚踏入社会的年轻男人的的自尊、自信毁得一塌糊涂。我本应恨她、本应在如今拥有一切的时候再回头去看她的笑话,但事到临头我才发现,我根本没有这些想法。我只是知道她如今过的怎样,还好吗。尽管,我心里清楚的很,我们俩,再无可能。

就在我顶着一副大墨镜感慨万千、唏嘘不已的时候,nokia独有的电话铃声把我拉回了现实。是尹毅的,这家伙又想从我这里挖什么料了吧。本不想接这个电话,但我一向念及他曾经为我出国牵线搭桥,算是我欠他一个很大的人情,所以,还是摁下了接听键。

“高兴,还没离开北京吧?”他开口就问。

“恩,这正在王府井闲逛着呢。晚上的飞机。”我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