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死神的契约

我,叫高兴,高矮的高,兴奋的兴,翻译成英文,就是happy。虽然叫高兴,但我今天一点也happy不起来。今天是2006年的6月23号,从今天开始,我失业了。为什么?因为我大学毕业了。

操场上一片热闹,似乎每个人都有和别人兴奋拥抱的理由,尤其是我们宿舍那几个小子,不由分说的就对着身边的女同学开抱。我本来也想抱,但我又担心被胡薇看到。胡薇是我女朋友,音乐系的,主要优点就是聪明、漂亮。缺点不多,但就一点,特别能吃醋,看我和别的mm多说两句她都恨不得把我舌头割下来喂狗。我呢,本来还有点色心,可自从不幸的被她俘虏之后,就彻底没有色胆了。

我点了一根烟,望着学校的北门,一辆奥迪a6窝在那。可能是某个毕业生他老爹来接自己孩子的,但绝对不是来接我的,我家老头子的坐骑是自行车,我就很纳闷,为什么都做过专业篮球运动员,姚明那孙子一年挣2亿人民币,我爹一个月就开两千多点。都说如今的社会不如从前了,如今的社会腐朽堕落了,可为什么到领钱的时候,就他妈的体现不出以前社会的优越和如今社会的堕落呢?

“高兴,能陪我照张像吗?”一个怯怯的声音响了起来。我回头,发现是我们班的刘燕,一个清秀可爱的小女生,我知道她一直都喜欢我,只是碍于胡薇的虎威,她不敢有暗示,我不敢有行动。我看了看她,刚要说话,她先说了:“你要是不愿意就算了,看你这脸色”

“没事,不就是照相嘛,来。”说完,我一把搂着她的肩膀,用一个很亲密的动作完成了这次合影。她小心的说了声谢谢,我很有风度的对她微笑,然后转身走开,把没抽完的烟头狠狠的扔在地上,再猛踩两脚。我知道我脸色很难看,也知道胡薇刚才离我不过两百米。因为我看到她上了那辆奥迪,也看到了下来给她开门的奥迪主人,一个年纪可以做她爹的老头。但我发誓,那绝对不是她爹。

“高兴,干嘛呢?一脸的不高兴。”不用回头,我就知道是梁彬。可大家都叫他有礼,因为他妈老喊他彬彬,某一天,我就断章取义了一回,于是,他的雅号就开始在学校里流传乃至风靡起来了。他和我的关系,具体来说就是中学同学、大学同学、同舍舍友、校篮球队队友。小子家里是搞房地产的,倍有钱,但从小到大,都没在我眼前耍过阔。因为他就喜欢篮球,而我呢,好歹得到了老头子的一点遗传,加上后天自己小努力几回,球打的不算太好,但也算还能镇得住的。就这样,他成了我球场上的跟班,我们一块这么多年,球场上挨过肘子见过血,球场下打过群架放过血。上大学之前,我本来能进专业队,可我自己明白,就自己这天赋再加这不能吃苦的德行,混好了也就是cba的替补,熬到三十好几退休,一共挣个百八十万的,然后大字不识几个,靠教教小孩混余生,这种日子,我想想就恶心。所以,一咬牙,就来大学接受学习改造了。这小子也报的这,结果,大学四年,我们狼狈为奸,没少干混事。他靠他老子罩,我靠我们教练罩,总算没被学校开除,这不,今天终于顺利毕业了。

“没事,我回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