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4

玄霜冷笑道:“是啊,你是个大大的清官呢。这样,你受之有愧,我们呢,也不能坏了你的清誉。此事心意到即可,你就把钱还给汤师父好啦。”那太医讪笑道:“这个……这个……你们瞧贝勒爷身受重伤,还是那么风趣。真堪称临危不乱……勇气可嘉,实有大将风范啊!皇上选你做太子,果然独具慧眼。”此时是恨不得将全家祖宗的笑都一起掠过来贴在脸上。玄霜哼了声道:“笑什么啊?我受伤,你就这么开心?那以后我多受伤几次,也好给你常带来些快乐。”那太医忙道:“不敢。”正了神色道:“如此敢问贝勒爷,您到底是怎么受的伤?”

玄霜道:“哦,因为我见皇阿玛终日繁忙,连下诏封我为太子的空闲都抽不出来,就想替他尽一份孝心,去林子里打一只野味,给他补补身子。所谓的惊喜么,事前自然是要保密的,所以我就单枪匹马的去啊。可惜手脚冒失,不慎一脚踩中个捕兽夹,当时周围只有我一个,天地不应,疼得当场就晕了过去。后来还是李师父途经此地,及时救了我。可夹得太久,脚上血脉不通,骨头该断的也都断了,就成了这副惨象。”

那“没时间立太子”之言,不过是玄霜对此早怀不满,借机发泄,因知太医为保住自己的脑袋,绝不敢将这话乱传,唯有吃个哑巴亏,还得替他提心吊胆。想到这嬉闹成功,不由暗中偷笑。

那太医皱眉道:“这……贝勒爷,您的脚真是……那样伤的?可……伤口……怎么看也……”玄霜道:“怎么,你是怀疑我的诚实,还是怀疑我对皇阿玛的孝心?你又没给捕兽夹夹中过,哪知道伤口是什么样的?咱们满清实力强大,就连一个捕兽夹也远远胜过汉人的。这次大水淹了龙王庙,给小爷我不小心中了招,伤势自然更厉害些。你敢质疑大清国力是怎地?”

汤远程和李亦杰在旁听着玄霜伶牙俐齿,将那可怜太医作弄得哑口无言,只剩连称“不敢”的份,都强憋住笑。玄霜道:“唔,这会儿你可以给我治伤了么?还是要继续研究我这伤口,直等它发脓溃烂,骨头定型?”

那太医忙道:“下官这就给您看看。”在他脚踝上各处揉捏,许久才道:“贝勒爷脚伤过重,单从外部,恐怕看不出什么。臣请动刀子割开皮肉,从内重接骨头,这其间可能会有些痛,贝勒爷得忍着点儿。咱们的乙醚恰好用光啦。”

玄霜冷哼道:“看来我伤得还真不是时候!算啦,我不怕疼,你快点儿动罢!随你怎么摆布,只要别让我一辈子烂在床上就行!”

那太医应道:“是,是。”取过两根夹棍,将玄霜脚腕定住。玄霜笑道:“我才刚吃过捕兽夹的苦,现下你又来夹我……”本待继续胡说八道,李亦杰却道:“玄霜,你坚强些,忍着点。我们等等再来看你。”玄霜忙道:“别走,李师父,你和汤师父留在这里,陪陪我好不好?”李亦杰还想板起脸说教,汤远程笑道:“他毕竟没受过这种苦。咱们陪他说说话,也好减缓恐惧。不过玄霜啊,你不怕给我们看到你哭鼻子的邋遢相?”玄霜不好意思地笑笑,道:“当着你们的面,我一定忍住不哭的。嘿嘿,说老实话,要是只剩我一个,怕是一时痛得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