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24

江洌尘见她眼看就要断气,这才松开了手,向旁挪开,按住她肩始终与墙相抵,冷冷笑道:“我不杀你。我还要慢慢折磨你,等你身边的人死个干净,再送你绝望上路。你是怎样对我,我就怎样还给你。以一还十,这买卖够合算了罢?”

沈世韵艰难的吸了几口空气,意识才算勉强恢复,眼前笼罩的黑雾却还未散去,看物尽是模糊不清,咬牙道:“你……恨我什么?是你这魔头害得我家破人亡,孤苦无依……所以我要报复你,这难道有错?”

江洌尘眼中尽是血丝,道:“你的那些家人……微不足道,死不足惜!谁能跟我的兄弟相比?”沈世韵道:“是你亲手杀了他!难道还是本宫拿剑架在你脖子上,逼着你杀?”

江洌尘道:“住口!少给我狡辩!那些大道理本座不爱听,我所信奉的唯有:胜者为王。”沈世韵心知对他绝不能一味顺从,争辩道:“那好,不管用了什么手段,都是本宫一手促使魔教灭亡,挑唆你们兄弟自相残杀,本宫才是胜者。你技不如人,就该俯首认输。”

江洌尘冷冷道:“世间争斗,最终胜者只有本座一人。沈世韵,你有什么技艺过人之处?别忘了你现在的地位、权势,都是伴着帝王床第之戏换来的。除去此节,你还拿什么跟我斗?”说着手腕一翻,两出一把短刃,刀锋架上了沈世韵面颊,道:“你说,如果划花了你这漂亮脸蛋,那会怎样?”

沈世韵感到一件冰凉锋锐的东西抵在脸上,这虽使双颊烧灼略微冷却了些,心里却实在担心这魔头行事诡谲,一语不和,当真毁了自己的脸。皱眉道:“不……不要……”

江洌尘道:“本座最讨厌听的,就是旁人对我说这‘不要’二字。你要与不要,与我何干?凭你也配支使我?”沈世韵道:“覆……覆水难收,魔教左右已经灭了,你再报复我,也仍是无补于事……”江洌尘道:“说得好啊,聪明!”沈世韵还道已将他说通,勉强挤出个虚弱的笑容。不料江洌尘语气忽转,冷冷的道:“这个道理,你要是能早些明白就好了。无影山庄一众死则死矣,你报复得我再成功,他们也不会再从坟墓里爬出来。我坦白告诉你,我教中那些下属,全是群废物,这样的兵马,到哪里都能重新召齐。杀了就杀了,倒乐得本座摆脱教规束缚。我在此前,对你一向是以礼相待,你说是不是?”沈世韵心想这当口既不能哀求妥协,却也不能太过强硬,于是点了点头,道:“只除了……在古墓那次。”这同是有她的一层小算盘。想到江洌尘既说那天在他记忆犹新,不管是真是假,总该能让他平复些心神。

她不提则已,提后江洌尘怒意更盛,道:“你确是打算灭我祭影教,但原本没这么着急,是想准备得再充分些,一举全歼。不过在古墓那次,你自以为受辱甚深,咽不下那口气,是以一等回宫,就立即采取行动,反正还有李亦杰那个蠢货,不论你说什么,他都会照办。那就是导火索了,嗯?”沈世韵只得点头,江洌尘道:“你要对付本座,虽说我一直事务繁忙,不过抽空陪你玩玩,还没什么不行。可你牵扯上他和梦琳,本座不为自己,但为我兄弟,要讨回这个公道,祭奠他故后亡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