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23

江洌尘淡笑道:“很好,你来陪我。”沈世韵道:“那是自然,正好我也有不少话,要对江圣君说。”江洌尘嗯了一声,又道:“让她出去。”

他不必指名道姓,程嘉璇也听得出他说的是自己,忙苦苦哀求道:“不要啊,求你别赶我走。我不会吵着你们的,好不好啊?我保证,我连一句多余的话也不说,一定安安静静……”江洌尘冷冷的道:“本座不喜话说二遍。让她给我滚出去!”

沈世韵看了眼程嘉璇披头散发,双颊高肿的惨状,忍俊不禁,正好转头笑道:“那又是何必呢?就让小璇在边上待着,做个端茶倒水的,倒也不错。江圣君从前在魔教,从少主一路做到教主,即使是篡位来的也好,可总没缺过一个使唤丫头罢?”

江洌尘道:“本座说让她滚,她就非得滚不可,休想多待半刻。”见沈世韵冷笑不应,索性直接拽过程嘉璇,一路拖着她来到门前,不顾她嚎哭哀求,一脚将她踹了出去。随后才将门掩上,转过身朝着沈世韵,冷笑道:“这一句话,你逼得本座连说三遍,真有你的。”

沈世韵叹道:“好霸道啊。江圣君果然是不懂得怜香惜玉之人。”江洌尘道:“现在才知道?你该庆幸才是,至少我没那样对你。”沈世韵道:“是啊,你也不……敢……”想了想还是将后半句话咽了回去。

江洌尘面色倨傲的走到桌前,在椅中落座,看了面前空可见底的酒碗,冷哼一声,道:“给我倒酒。”

沈世韵道:“你发号施令惯了么?本宫可不是给你随便命令的!”江洌尘道:“你倒不倒?”这话语气虽淡,沈世韵背脊却蹿起一股寒气,没来由的只得妥协。不情不愿的提起酒壶,嘴里还要再逞强几句,也好挽回点面子,道:“所以我就说么,何必定要赶小璇走呢?这种倒酒的活儿,交给她不是正好?却好死不死的,要来差遣我……本宫自从随了皇上以来,就从没再给人倒过酒了!”说到最后,已带了丝娇嗔。

江洌尘全不理睬,等她噘着嘴放下酒壶,也顺手提起,在另一个酒碗中倒了些,道:“算了,本座也从没给人倒过酒。现在就算扯平,喝罢。”沈世韵强笑道:“本宫向来滴酒不沾,我不会喝。”

江洌尘道:“世上没什么事,是一个人绝对做不成。你不是也从沉香院的妓女做到了贵妃娘娘么?”沈世韵道:“什么沉香院的……的……说得那么难听!不会喝就是不会嘛!”江洌尘斜睨着她,道:“本座想做的事,那是一定要办到的。不过可以对你例外,那就算了罢。”说着一手拿起桌上酒碗,看也没看,就整碗灌了下去。

沈世韵一声轻叹,妩媚的笑了笑,道:“你就不怕,本宫会在酒里下毒?”

江洌尘淡淡道:“那有什么好怕?你想杀我,用不着使那种低劣的手段。”沈世韵笑道:“那可不一定啊。手段越是低劣,越能让人放下戒心,不加提防,也才更易中招。”过了一会儿,见他仍是面无表情,又道:“不过就算酒里有毒,我想也毒你不死的。你可比世上最毒的毒药还毒得多了。”江洌尘道:“多谢夸奖。”沈世韵气极而笑,道:“没想到,你处事这么大意。本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