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扁舟不系任江流

******('

长江,行船之上。

柳梦璃抬手挑帘走进船舱,笑意盈盈:“苍溟,江景颇好,闷在船舱内有些可惜。”

苍溟一笑起身:“也好,一同出舱吹吹江风。”[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先后来到船头,苍溟立在甲板之上,衣角被江风猎猎拂向身后,纷然心绪顿时为之一清。梦璃轻笑道:“可有感觉舒畅些许?”

苍溟一怔,随即释然:“果然瞒不过你的眼睛。梦璃无需担忧,我现在已无挂碍了。”

柳梦璃微一蹙眉,问道:“你可知这一路上,你眉间就不时显出一丝沉郁之气,与你素日态度很不相同。你在顾虑什么?”

“或许是因为太枢剑离身,总觉不得劲的缘故?”苍溟一笑道,“咳,开个玩笑。其实哪有别的,也就是那日我所说之事。”

“这种时候,还有心思开玩笑……”梦璃薄嗔,“你是说,那个问题——可还有什么不妥吗?”

苍溟点了点头,紧接着又摇了摇头:“不消着急了,五灵珠的下落,我多少都心里有数,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已足够我着手封印锁妖塔。所虑者,我实不知他已经恢复多少,又暗中有多少准备,敌暗我明,其实于我不利!”

柳梦璃眸光微凝,道:“对阵既已不可避,苍溟,你当知不可心乱,心乱者先输三分。”

“受教。”苍溟一笑,就手挽起梦璃之手,往船舱走去,“雷州已不远,江上风寒小心着凉,我们先回去吧。”

※※※※※

半日后,雷州客栈。

苍溟在客房内左右转了一圈,也算干净整洁,他如今自然不需要安行李什么的,也就一身轻松地走出客房,打算相偕柳梦璃上街走走,一出房门却是微微一怔,却见不甚宽阔的木质走廊之上,已然站了一人,而且立定窗边,目光凝肃,看来已经站了有一会工夫了。

“徐兄,可是有心事么?”

徐长卿一个醒神,回身见是苍溟,便自失地一笑,有礼道:“道兄见笑了,我只是在苦思一个疑题。”

苍溟接口道:“雷灵珠。”

“正是。”徐长卿颔首肯定道,“原来道兄也已有所怀疑。”

苍溟却摇了摇头,移步走上前道:“非也,不是怀疑,是已有十之八九。我等来时在城门外看见的告示,加之街上行人的传言,雷州夜有雷公除妖,至今已三载。告示乃是刺史府所发,这就表示……”

徐长卿心有所感,点头道:“雷灵珠宿主之体就算不在刺史府,其也必然知情。”

苍溟面露赞赏道:“不错,正是如此。看来你脑子不慢啊!”

徐长卿略为尴尬地左右看了看,拱手道:“苍溟道兄,我有一事不明,望请赐教。因何道兄从长江渡口初见开始,就似乎一直对在下有所不满,究竟是何处得罪?道兄还请直言,我虽愚钝,自信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苍溟倒未料徐长卿敏锐如此,这与他本来的性情似乎已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