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此去青天折蟾桂

******('

青鸾峰顶有苍溟全力布下的阵法守护,足可保野人一家安全无虞。临走前苍溟再次出手探查了忘归的特殊体质——这相当不容易,自那次小魔星的“盛情款待”却以得知来者是长辈故事中仰慕已久的对象而告终,忘归似乎就一直使劲避免在苍溟面前出现。这之后苍溟与梦璃即辞别天河夫妇,重又往蜀山派去。既不急,返程自然就不若来时之疾;刚到山门之时,便听到徐长卿与紫萱等人平安归来的消息。

“当真么?他们可一切如常?”苍溟按下心中欣快,向山门处驻守的蜀山弟子常昭询问。[搜索最新更新尽在******]

“自然是真的!”常昭颔首,“倒是长卿师兄除却紫萱姑娘外还带回三个少年男女,说是有要紧关节,要拜见掌门……咳,掌门师伯早吩咐过我等,见师兄回来便立刻请他前去无极阁。师兄等人回来也才小半个时辰的工夫,此时多半便在彼处。”

“哦?”苍溟一怔,“三个,除了一名神气机灵打扮似当铺朝奉的少年和一个模样很美看起来却很火爆的少女,还有谁?”

常昭道:“看来道兄认识他们,除了道兄所述两人,还有一个穿水蓝衣裳的少女,样子柔柔的,倒是漂亮得像个瓷娃娃。只是周身神气很是怪异,也不知是哪个门派的同道。”

“啊!原来是她。”苍溟恍然,回头对梦璃笑道,“人齐了,看来我们也不需再等了,也一起去看看吧!”梦璃轻笑点头,携住他伸来的手,一起往后山方向前行。

到得无极阁前,苍溟便请守门弟子入内通报,两人离另一蜀山弟子稍远,站在门外草地中等候。柳梦璃微一沉吟,侧头问道:“苍溟,那蓝衣少女是你的故人?”

“算是吧?只说过两句话,那时她还没有化形而出。”苍溟摸着下巴说道,“其实你也见过,还记得紫英在不周山得到的那柄魔剑么?”

梦璃讶然道:“不错,那之后数十年都见他随身佩带。那少女难道和那把剑有关系……?”

“确是如此,若我所想没错,她便是那把魔剑之中的剑灵。”苍溟点头道,“看来终于被景天唤醒了。”

梦璃疑惑地蹙了蹙眉,旋即一笑道:“恐怕还须劳烦上神为小女子解惑,这一切又是怎么个事由?”

“不敢不敢!且听我细细道来。”苍溟也笑了,“方才大门前我说那像似当铺朝奉的少年可不简单!他从前是我老友,亦是神界有数的神将,名叫飞蓬,因与魔尊私斗被贬下界成为凡人,往前一世是春秋时一小国的太子,因国破力战身死。那少女实则是那小国的公主,他前世的妹妹,国破之时跃进铸剑炉,便巧合成为魔剑中的剑灵。”

“世间无常也莫过如此。”梦璃叹息,随之又道,“他们自身还不知道罢?”

“不错……知道也未必就是好,我等多说也无益。”苍溟一摊手,笑道,“何况自有那不甘寂寞的魔尊,迟早会令他知道。”

梦璃轻轻道:“听那守门的道长说,紫萱和那位长卿师兄一起,你与他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