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从来人间留不住

四目相对,不言而喻。三百载离别此际忽如化为虚有,沿江而下数百里寻访未曾奏功,此刻蓦然回首,那人恰在灯火阑珊处。

“匆匆百年已过,长了些白发也不奇怪。倒是梦璃,与昔日相比毫无变化。”苍溟定定地凝视眼前女子片刻,似不确定这是真实还是臆想而就的幻梦。片刻之后他笑了,眉宇都舒展开来,那笑容似从面上直透心底,忽然间周身上下皆明朗开来。这是许久以来他面上露出的最明亮的笑容。

柳梦璃也微笑,展颜间犹如灵池青莲悄然绽放,“这些年四方游历,倦了便回青鸾峰或是幻瞑界,有时潜修数年。如此……虽然寂寥,倒也并不难熬,自然变化不大。”

“梦璃,从今往后,我再不会同你分离。”苍溟按住满心几欲跳起来喧嚷的欢喜,语声认真而坚决。“只是……你怎会突然来到蜀山?……我一直沿长江寻访,一直不见你的踪迹,却不料此时此地终于重逢。”

柳梦璃失笑摇头,眼眸中却满满地盛着一泓醉人的温柔,“苍溟公子是心乱了。天轨有异象,蜀中地气乱,我自然有所了解。随后传闻四起,却都说蜀山天降石剑,定蜀中千里山川地气。我心生好奇便来了,一到蜀山派我便知道了――神物自晦,却瞒不过我的感知,镇塔石剑便是太枢剑,我决不会错认。”

苍溟也不由失笑了,“你如此羁留此地,蜀山门人没有意见?”

“自是没有。”柳梦璃眨了眨眼,透出三分狡黠:“我以琼华弟子的身份前来拜会,便是同道助力。蜀山如今人手正缺,即便不敢深信,可也不会将同道往山下赶罢。”

梦璃笑谈之间意态逸然,神情极美,苍溟不觉目不稍瞬,直到佳人被他看得微低下头去,方才恍神。此时此刻他却没有了窘迫之态,低头看着她的眸子道:“梦璃,你刚才称呼我什么?”

梦璃双颊微醺,如饮醇酒,低低道:“苍溟公子――”

“如今你还这么称呼我?这里没有什么公子,叫我苍溟。”

“……苍溟。”柳梦璃一双眸子清亮如水,却如喝醉了一般红晕满面。女儿情态分外动人,苍溟看得心中一动,只觉心怀再也难抑,不知不觉间身体已先思考一步作出反应――踏前一步,伸出双臂,轻轻将梦璃拥入怀中。

梦璃乍然间已被他拥在怀里,只觉脑中嗡了一声,似天旋地转,这一刻幸福得不似真实;恍然间身外的一切似乎都淡去,天地间只剩下这一个温暖的怀抱。

怀中抱着心爱之人柔若无骨的身躯,若有若无的奇异香气萦绕鼻端,苍溟不由得情不自禁,轻轻扳正怀中佳人的肩头,便在那温润柔软的唇上印下一吻――

在两人身后,太枢剑钉在那巍巍矗立的锁妖塔上,发出阵阵难以察觉的震颤剑鸣,想要靠近此地的蜀山弟子不知不觉间皆打了个寒战,遂绕道而行。

※※※※※

紫萱、景天与雪见一行扬舟下蓬莱未归,心忧师门半路折返的徐长卿也尚未赶回,而邪剑仙早晚会来,蜀山将成风云变幻之地,苍溟与柳梦璃自然不肯错过一场好戏,就随意找了个藉口留在蜀山。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