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幕】二十六话

安静的夜里,落地窗前的窗帘飘飘荡荡着,宛如午夜的精灵在起舞。

灯光有些昏暗,床上的人已经熟睡了,只是偶尔还有些发颤。

跪在床边的女生,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

“好像没有发热了。”她松了口气,按了按脚,腿已经开始发麻了。

到底是怎么了,她微微梳理着他的长发。小敛的身体好像越来越虚弱了,不是说了不会受伤,而且有自愈能力。为什么会疼得那么痛苦?

看着端末敛微微皱起的眉头,慕琉有些心疼。向来冷静的他,是不会过多的表露出性格的。梦中的他可以毫无防备的像个小孩子一样,所有的感情都表露在了脸上。那个初次见面满身伤痕却充满戾气的少年身上有着许多谜,她不愿意去过分深究,除非小敛告诉他。只是怕一旦知道,小敛就会离她而去。她已经习惯了端末敛的陪伴,即使他身上背负着什么,也想与他共同分担。他,并不是一个人。

他突然发出轻微的颤抖,有些低低的*。她不打算回去,至少今天要守着他。

突然记起来以前自己不舒服的时候,小敛会将自己的血输送给自己。也曾问过他,他说他的血很神奇,可以解除人的病痛。那么,这个办法对于他自己有用吗?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她用手在他的手心划了一刀。血汩汩地流落,将他的手抬起移到他的嘴处。不间断地输送到他体内。

原本就是他的血,只是在减少的同时又获得了一样的分量。没有考虑到这一点,而是有些期待地望着他。

根本没有发生任何变化,“难道是没用吗?”她泄气地瘫坐在地上。

拜托你明天一定要好起来,不仅仅是因为担心他。而是父亲或许会疑心,一下子她有事,一下子他又有事。如果被父亲撞见小敛的模样,一定会产生好奇。

她将头枕在床上,一手紧紧地握着端末敛的手。

晨光破晓,她感觉肩上有些暖意。朦胧地张开眼,身上披了件外衣。

“小敛!”她紧张地四处察看着。

“醒了吧,醒了就去吃早饭!”还是和平时一样的端末敛,她有种释怀的冲动。

“终于没事了!”她紧紧地抱住他,生怕一转眼就会消失一般,“你知不知道,担心死我了!”

“我知道。”他说着鲜少温柔的话,昨天的他不是没有感觉的。直到早上醒来,她的手还是紧紧地拉住自己。脸上的黑眼圈就是她疲惫的很好证明。

“已经没事了。而且,现在不戴眼睛也能改变颜色了。”不需要担心眼镜的不小心跌落会曝露出眼瞳的颜色。

昨夜身体的不舒服似乎在他体内产生了一种更强大的能量,他有种感觉。

他的眼神犀利,闪着锋芒。

失去了灵魂的人,最终只会做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