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幕】二十三话

端末敛看着几个人难以置信的表情,就猜想到了他们接下去会说什么。

“简直是没有科学依据!”伊左认为此事何等荒谬。

“可事实胜于雄辩。”端末敛没有过分地浪费时间在他们推翻科学的时间上,事实就是如此,没有必要解释。

“这条狗,你们带回去好好研究吧?”他说着便不客气地将狗扔给景鸣,“至于这个男人,应该可以放了吧?你们没有确切的证据拘捕他。”他说的事不关己。“当然,如果你们不放心,还是可以叫他配合你们的调查。”他补充道。

在伊左的示意下,还是放了那个男人。

“你可以走了。”

等那个男人走后,端末敛立即拦住了有所行动的暮琉。通过欲念操控,他很好地传达给她:“暂时不要消除那个男人的记忆,如果警方需要他的配合,事情只会更复杂。”先让这段时间内的记忆留下,到时间了他就会销毁一切。

“长官,明天的报纸一定闹的满城飞了。”景鸣顾虑地说着,毕竟这是如此受注目的事件,结果却以“一条狗的犯罪”终结。“不过,法律条文有没有记录关于动物杀人案的,这倒是个棘手的问题了。”

伊左恶狠狠的眼神打断了他的自言自语,“说完了就回去吧。”

“哈哈……”她终于忍受不住爆发性地笑了出来,“你看那个伊左的神情,好难堪啊!”平时就知道正经,“假正经!”

褐色的眼睛微微透露出了水蓝色,然后终于,即使是在眼镜的庇佑下,也显示了他的本来面目。

他注意到笑声突然没有了,显然是琉察觉到了他的变化。

“伊,怎么了?”自从经历过上次,她就特别紧张他的受伤了。生怕他又悄悄瞒着自己做什么事了。即使有了那枚带心灵感应的戒指,她相信端末敛也有办法隔绝一切。

“可能刚恢复,能量消耗地太多了。”他蹲下来休息,还好时间延迟了,如果被伊左他们发现,必然是要进行一番掩饰的。

“那晚些再回家吧。”她也蹲坐下来,忧心忡忡地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