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幕】二十二话

风声越来越大,几乎吹的细枝向下弯了。

黑压压的气氛,令人很不快。

森林中似乎传来逼近的声音,大家都提高了防备。

“呜……”突然窜出来一只小巧的狼狗,围在端末敛身边打转,还不是地用舌头舔舔他的鞋子。

“好可爱哦!”慕琉不合时宜地欣赏着这只小狗。全身是棕色,其中还参杂着几缕黑毛。两只稍大的耳朵耷拉着,瞪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她。

她思忖着这么可爱的一直狼狗怎么会杀人呢,后来觉得越看它越熟悉。它的外形自己好像在哪里看见过。

那个男人明显是一讶,手下意识地向袖口摸去,里面是平坦的一片。

不见啦!他惶恐地看着那只狼狗。

“警官,我说的就是它了。”他不紧不慢地抱起它。

它在他怀里没有挣扎,反而一副乖巧的样子。“呜……”

如此小巧的一只,表面并没有露出凶恶之相,会是案件的主谋?

“端末敛,你是不是在耍我们?”很荒唐的结果,难不成带着只狗上刑场。

“请你看清楚了!”他不改脸色地拿出刚才男人的刀子,在他的一肢上割开个小口。

滴出来的液体,落在绿草地上,马上就变成了黄色一片。草,竟然枯萎了。

景鸣正要去碰它,端末敛马上阻止道:“不要碰,血液里含有变异物质,如果你不想让你的手腐蚀掉的话,那么自便。”在端末敛的提醒下,他还是止住了动作。

“正如你们所看到的,这只狗体内的血液是黑色的,含有致使物体变异的成分。”他解释道。

“你怎么了解的那么清楚?”底下的人一片唏嘘声。

“因为我们提前调查过这里了。”他说的很轻松,没有发现慕琉一脸的恐怖,“应该是你一个人吧?”

“因为不想引起很大的轰动,所以我们两个提前对这里进行了调查。从许先生的口供中可以了解他自从进入这个森林后身体就发生了不对劲。”

“哦?口供?我们好像并不知道这个地方吧?”

“我隐瞒起来了,毕竟还没有确定所以不敢妄下结论。”

“你们俩还真是乱来,这种事应该和我们商量。就算能查出结果,可是知不知道这样做发生危险的话……”景鸣开始碎碎念起来。

被训的两人无动于衷。

“许先生,麻烦你将进入这个森林之后的事一五一十告诉我,可以吗?”虽然在询问,却带着命令的口吻。

他有些看向端末敛,直到他点了头之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