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幕】二十一话

茂密的森林,从外面望去没有尽头。虽然已经来过几次了,但慕琉还是觉得有些阴森森的。

“接下来呢?”伊左向端末敛“请示”。

她接道:“当然是等真正的凶手出来啦!”不客气地瞪着他。

手铐着手铐、不住哆嗦的男人就站在他们身后,他偶尔用眼神看着前面的两个人,“真的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吗?”不然他这一生都完了,无缘故地落个杀人罪。

这个地方他记得,是因为要完成公司的业务而来这里取样。注意到他严肃地凝视着对面,男人疑惑地想道:“难道这个森林里真的有什么吗?”

时间分分秒秒地过去,只有风吹草动的声音。

他们依旧等待着,看看到底会有什么事发生。

他的胸口一阵犯痛,眉心皱起。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怎么了吗?”她小声地问道,看出端末敛有点不舒服。

“没事,按计划进行。”

刀子发出明晃晃的冷光,握着刀柄的手迅速地朝他冲去。他有些难以置信自己的动作。“快点让开!”他拼命地大喊道,不希望伤到人。

可是,动作没有因他的话阻止。“手不听使唤了!”他用另一只手钳制住。

就差点刺到他胸前的时候,他很轻巧地握住了他的手。神奇般地他没有再有进一步的动作。

将手覆盖在他的耳朵处,稳定了他微微颤抖地身子。连续遇见了不可思议的现象,或许他有些心力憔悴了。

他的脸瞬间凝重起来,他刚才明显是受人控制了。

警察们这才反应过来钳制住了男人的动作,“怎么回事?”

他表情有点僵滞,稍露恐惧。“我也不知怎么回事?不知道啊?”他反应过来时刀就向男生刺过去了。

伊左有些严肃地质问下属,景鸣如实说道:“我们已经在出发前对他进行了检查,确实是没有带任何东西出来。”

“那这把刀是怎么回事?”

景鸣目瞪口呆,他要怎么解释。

慕琉看着这个蛋白质的人,有些后悔之前不使用能力的话,这个人也很好骗的。

“会不会是怪物?”啪——他的脸上被打了巴掌。

她在心里哈哈大笑,看伊左有什么反应。

“难道是大白天见鬼吗?”

“可是,确实是……”他辩驳。

端木敛纵容着慕琉的恶作剧。

看着有些变色的天空,应该差不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