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幕】十九话

警察局的休息室里。

一个穿着白色运动服的女生翘着二郎腿坐在门口不远处,眼睛随意地瞥着报纸。

“不可思议事件之午夜僵尸”夸张的标题依旧占据了新闻报的头条,报社就爱添油加醋,不过说不可思议事件也有几分道理。

偶尔望向沙发上闭目的少年。

少年留着柔软的黑色碎发,几绺落在他的嘴角处,极显暧昧。白色衬衣的领口朦胧地露出他白皙的肩,流露着曲线的美丽。时尚的牛仔裤衬托的他双腿纤细。他的手放在小腹上,幅度很小的摆动着。如果走近,可以听见少年均匀的呼吸声。

“真像护花使者啊!”慕琉喜滋滋地笑着。

他的眉心微微皱起,似乎是在做噩梦。

黑暗的世界里,他什么都看不见。

记得,自己在看到家族消失后便陷入了昏厥。模糊中,他似乎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人带走了。

眼睛被蒙上了黑布,双手双脚被铁链束缚着,就连嘴巴也被捂住了。简直就像是任人宰割的小绵羊。他使不出一点力气来挣脱铁链的桎梏。

这里是哪里?

有门打开的声音,他闻到了气息。可是无法表达语言,只能拼命地摇晃着手。

他走近他的面前,指甲划过他的左肩,似乎有液体流出的感觉。“别怪我!”

他有着无奈的叹息。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他抬起手想去抓住他

突然的黑色取而代之的是狰狞的骷髅,他倏尔睁开眼,脸颊沾满着汗水。

那个模糊的味道,那个人到底是谁?

“怎么了?”

“没事!”他摇摇头,只是梦到了快遗忘的事。

依稀听到门口的脚步声,应该是伊左警官吧。

她注意到端末敛的眼睛,迅速地抄起不远处的眼镜。

啪——门打开了,她胡乱地把眼镜戴到端末敛的脸上。

正好,他将眼镜放正了。而他们也走进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