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疑云重重

四个小时之前,二十四日晚二十一点。

慕剑云走在喧嚣的都会街头,此刻华灯高照,正是红男绿女们的夜生活演入高潮之时。可是当她拐了个弯,撇进街边的一条小巷之后,立刻便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中。

这里夜色深沉,已经难觅来往的人迹。狭窄的巷道两侧,本就昏暗的路灯大部分又已残破,根本无法起到照面的功能。慕剑云只能借着惨淡的月光看清眼前的情形:一间间低矮的民房夹着巷道,投下獞獞的黑影。偶有活物从黑影中穿梭而过——却是些流落的野猫,它们通常会停下来“喵呜”两声,用幽亮的目光打量着这个闯入小巷的不速之客,而它们的颈背则高高地拱起,保持着十足的警惕。在来客走近之前,这些黑夜中的幽灵便会扭转身形,迅速远去,动作轻捷而诡异。

阴冷的秋风在巷道间穿过,带来的寒意亦比闹市街头强烈了许多。慕剑云双手插在外套的口袋里,夹起胳膊肘让衣服紧贴着自己的身体。

这可真不是什么好地方。她皱起眉头思忖着。

可是这地方却是真实存在的。虽然很多人早已将这种地方遗忘,但它却仍然存在,在任何一个都市中都存在——而且就在离喧嚣街头不远的地方。

既然存在,那就总有一些人要去面对。

慕剑云来到了那间小屋前,她不仅要面对这幽暗的小巷,还要面对小巷中最恐怖的人。

谁也不想去面对那样一个人,尤其是在这寂寥的夜里。那是一个怪物,足以给任何人带来噩梦的怪物。

作为一个心理学研究者,慕剑云亦深深知道:能给别人带来噩梦的人,他自己往往要承载着最多的噩梦。

所以那既是一个怪物,更是一个可怜的受害者。

慕剑云盼望的是:既然他见证了噩梦的开始,那么在他手中,是否会掌握着结束这场噩梦的钥匙呢?她独自来到这里,为的就是寻找其中的答案。

看起来屋中人也早已在等待着她——因为那敲门声刚刚响起,屋门便已经打开了。

黄少平站在门后,屋内昏黄的灯光在他脸部形成半明半暗的投影,使得他那丑陋的面容变得更加恐怖。

“你好。”慕剑云首先打了个招呼,她不想让对方感觉到自己的不适。

“你来了。”黄少平的目光往女讲师的身后瞥了瞥。

慕剑云知道对方在看什么,她微笑着说道:“就我一个人。”

黄少平破裂的嘴角往上翻了翻,看得出来他也想要微笑,可这微笑却实在传递不出任何的快感。然后他点点头:“请进吧。”

慕剑云从黄少平身旁绕了过去,后者关上了屋门。小屋与外界隔开了联系,透出一股压抑的气氛。

“随便坐吧。”黄少平嘟囔了一句。说是随便坐,可慕剑云并没有太多的选择:屋子里除了一张木头凳子以外,其它能坐的地方就只有墙角那张肮脏的小床了。

慕剑云把凳子搬到离小床较近的地方,而黄少平则拄着拐杖艰难地向着床前走去。慕剑云向前迎了一步,想要去搀扶对方。黄少平显然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