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死亡矿洞

十月二十四日,晚二十点十一分。

在刑警大队的招待餐厅里,慕剑云已经吃完了晚饭。由于正在思考某些事情,她还没有离去,而是静静地坐在餐位角落,眉头微锁,目光则毫无目的地定在一堆空碗上。她的这副模样很快吸引到一名男子的注意——后者刚刚打好了饭菜,此刻正向着角落里走来。这名男子身形瘦小,头发乱蓬蓬的,带着圆溜溜的眼镜,黑色的警服穿在他身上不显威武,反倒有几分滑稽。

慕剑云听见对方那拖沓的脚步声,便已知道来人是曾日华,她抬起头,礼节性地微笑了一下:“你好。”

曾日华在慕剑云对面坐下,嘻笑着说道:“美女一个人?让我陪陪你吧。”

慕剑云已经习惯了对方的调笑,不以为意地寒暄着:“怎么刚吃饭?”

“工作啊——真是头疼。”曾日华晃了晃脑袋,拿起筷子拌了拌面前的饭菜,又补充道,“毫无进展。”

作为文职人员,曾日华也被排除在了四人行动小组之外,并不会直接参与即将到来的同Eumenides的第二场交锋。现在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在电脑系统中对所有可能的相关人员进行检索和排查,这也是警方在面对大案时惯常使用的手法之一。虽然有些大海捞针的意味,但只要工作做得细致,往往也能得到不错的收获。前年在石家庄发生的特大爆炸案,死伤一百多人,举国震动。警方随即对具备爆破知识的人员进行地毯式排查,很快便锁定了犯罪嫌疑人靳如超,使此案成功高破。

而在这场跨越了十八年的系列血案中,犯罪嫌疑人Eumenides显然具备更多的极易锁定的特征。他精通爆破、刑侦、格斗、网络等多方面的技能,这样一个人没有经过专业化的培训是不可想象的。所以当曾日华展开排查的时候,心中还是颇有几分自信,但结果却令他大为失望。

在这两天的时间里,曾日华带着他的小组将全国接受过相关军事和公安训练的男子整个筛了一遍,却没嗅到任何能用以追踪Eumenides的可疑踪迹。他甚至通过省厅领导与国安局一类的特殊部门联系过,请求对方协助调查。然而反馈过来的消息是:在特工人员中亦决不存在即吻合Eumenides相关特征,同时又具备作案时间的嫌疑人。

徒劳无功令曾日华颇为郁闷。他无法理解:像这样一个诸多技能如此出色的人物,怎么可能悄无声息地从石头里就冒了出来?即便他再小心,在他的成长过程中总会留下一些踪迹吧?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些踪迹竟隐藏得如此之深?

类似的困惑正在折磨着曾日华,不过他天性乐观,生活情绪并未因此而受到影响。此刻与美女对面而坐,他不禁胃口大开,一边狼吞虎咽地用起晚餐,一边打趣地问道:“哎,你那个搭档呢?听说你们俩整个下午都腻在一起?”

“我们发现了一些线索,可也许……又什么都不是。”慕剑云将两分钟“时差”的相关情况告诉了曾日华。作为一名电脑高手,后者无疑具备极其缜密的思维能力,所以慕剑云也想听听他对此事的分析。

曾日华稍愣了片刻,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