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十八年前的惨案8

“罗飞,我必须剪了!你告诉我,红色还是蓝色?”孟芸的语气既像是哀求,又像是通牒。

罗飞自己的声音也变得嘶哑了:“我真的不知道。”

“呵……”孟芸似乎在那边惨笑了一下,“那你该为我祈祷了,我只好随便选一根……”

在罗飞焦急又无助的等待中,孟芸开始剪线前的倒数:“三……二……”她的呼吸变得急促而沉重,通过电波一下下撞击着罗飞的心口。

“不,不要,再等一等!”罗飞无法承受地大喊出来。

“红色还是蓝色,快说!没时间了!”孟芸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嘶哑着嗓音乞求着。

罗飞的脑袋里如同塞满了铅块,沉痛欲裂,然后他终于开口道:“红色,你剪红色的!”

“红色的……我知道了。”孟芸在电波那头轻轻呢喃着,如释重负。

红色。谁也说不清为什么罗飞会作这样的选择,包括他自己。

然后罗飞便像白痴一样手足无措地等待着。他的思维能力已经完全停滞,脑袋里一片空白。

几秒钟等待,却如几个世纪般漫长。

最终他从对讲机中等来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

回忆令罗飞的思绪飘离,完全与会场隔绝了开来。周围的人仍在说些什么,可他却完全没有听见。很快,其他人都发现了罗飞的异样。

“罗警官?罗警官?”韩灏连叫了好几声,嗓门越来越大,终于将罗飞从恍惚的状态中唤醒,后者连忙凝了凝神,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对不起……韩队长,你继续吧。”

对于罗飞的失措举止,韩灏用眼神表达了些许不满,然后他看向手中的资料:“好了,接下来的情况就让我来说吧——根据档案记载,当时你通过电台遥控孟芸进行拆弹。按照你的指点,孟芸剪断了红色的引线,并因此提前触发了炸弹。是这样吗?”

罗飞闭上眼睛,非常痛苦地点了点头:“是的,是我的判断错了……”

韩灏却并没有因为罗飞的痛苦而回避这个问题,他仍在追问:“你根据什么认为红色的那根是真的计时线?”

罗飞无言以对,愣了片刻才喃喃说道:“没有什么根据,就是……直觉……”

特警队长熊原立刻摇了摇头:如此生死攸关的大事,仅凭直觉判断多少有些儿戏。可是转念想想,在当时那种紧迫的情况下,确实又没有其他办法。而坐在他身边的曾日华则仍是一副不羁的模样,他同情地看着罗飞,然后又自嘲地笑了笑:“嘿嘿,事实一再证明,男人的直觉总是那么扯淡。”

“既然你没有任何根据,那你为什么要指点孟芸?如果让她自己判断,或许会有更大的正确概率。”韩灏看着罗飞继续问道。

“她怎么判断?”罗飞苦笑,“她对拆弹根本一无所知。”

“那她也有一半的正确概率,至少不会低于你。你为什么要用你的想法去影响她?她处于现场,而你只不过是听了她的描述,即便从直觉上来说,也应该是听从她的判断,你为什么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