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安东战略(二)

李霄的一席话让诸将中大多数人开拓了视野,增长了见识。要知道,在座的诸将大多是草莽出身,并不是学富五车的饱学之士。先前只知道在沙场厮杀,从未或没有仔细思考过军力的建设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建成的。

李霄环视众人一眼,补充道:“之所以强调不能募兵,根本原因是国力的积累不容易,不能将国力尽数消耗在安定东方的这场战役中去。我们需要保存一定的国力,将来还要和古斯东征军周旋。”

诸将闻言,皆点头称是。

看了看身旁诸将,朗宁迟疑了一下,站起来躬身道:“太傅一席话,让在下茅塞顿开,增长了不少见识。”

“直说罢。”李霄看出朗宁似乎有不同意见,也不为忤,笑道,“先生不必踌躇。今日既然邀请诸位到场议事,既是信得过诸位,也是相信诸位的能力,希望集思广益,群策群力,定下一个安东的战略来。”

“太傅明鉴!”朗宁恭敬一礼道,“太傅刚才提到国力时,启发了在下。这次邦兹桑绥联军进犯,想来是蓄谋已久,因此可以断定两国对我华夏三国早已渗透,奸细广布。这两国也对国力进行了分析评判,故而到目前为止两国只进犯了北汉,而未对大唐有实质性的行动。”

朗宁站直身体,面向李霄,郑重且委婉的道:“在下以为,对邦兹桑绥两国示弱一策只怕行不通,或者说效果不佳,我们还需要另谋良策。”

“坐下罢。”李霄示意朗宁坐下,背靠木椅,撑着右边的面颊,陷入了沉思。

端木淳熙彭博等人听了也暗暗点头,朗宁的意见确实很重要。示弱太假,反会让敌人了解己方的真实意图,这样便会被敌人算计,到时候损失将不可估量。安东这一场战役,新军输不起,南唐输不起,华夏大陆输不起。

良久,彭博站起来躬身道:“太傅,在下有一点不太成熟的意见请太傅参详。”

“好!”李霄精神一振,“但讲无妨。”

彭博微微瞥了一眼端木淳熙和朗宁两人一眼,这才缓缓道:“既然示弱不成,那么就大张旗鼓谈判,拖延时间。”

“愿闻其详。”李霄若有所悟,大感兴趣的道。

“回太傅,”彭博见李霄很感兴趣,心下欢喜,躬身一礼后侃侃而谈,“安东城塞被围,解围的办法不外有二,一是采用武力,二是通过使者外交谈判解决,别无他法。”

见大家都竖起耳朵聆听,彭博不觉有些得意,神采飞扬了几分,顿了顿朗声道:“动用武力,我们没有必胜的把握,而且会让桑绥邦兹一致对外,这违背让两国联盟瓦解的战略原则,那么只能谈判。谈判要比议和光彩得多,这不会让皇帝感到有失颜面,也不会让两国看出我们议和背后示弱的意图来。”

“有道理。”李霄颔首嘉许道,“继续!”

“诺。”彭博躬身一礼,继续道,“邦兹桑绥两国应该知道我们一些虚实,皇帝好胜的性格他们应该更清楚,那么示弱肯定会被一眼看穿。而谈判,这其实是谈判双方以实力为筹码的较量。我们大张旗鼓去谈判,那么两国首先不会意外,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