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误逐世间乐(下)

回到府中,赵光实正待将这柄龙雀环首刀悬挂在书房之中,母亲郭氏带着秦学正夫人王氏走进来,向他说了向李府求亲被拒的事情。

“丞相大人屈尊与他家结亲,李学正也太不识抬举?”王氏忿忿道,没能遂了丞相公子的心愿,她亦觉得面上无光。

“李家秀果真已经许配他人了么?不知是哪家的公子?”赵光实有些失魂落魄地道。

“吾向旁人打听过了,是已故赵惕新侍制之子,在太学中就读的赵行德,据说乃是两家长辈早就说好的亲事。李家那孩儿也是没福气的人,因为这个倔强古板的爹爹,现成的丞相公子不跟,却要嫁入那破落的人家。”王氏安慰道。

赵母见儿子那如丧考妣的摸样,心疼不已,皱着眉头问王氏道:“那赵侍制已经过世,两家亦没有三媒六聘,此事便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吗?”

王氏面露难sè,答道:“吾也是这般劝说来着,连李夫人都有些意动。怎奈李学正铁了心要将女儿嫁给赵行德。眼见科考将近,为了让赵行德安心准备,竟然让他寄居李府备考,只待今科之后,便要将婚事办了。”说罢颇为不甘地哼了一声。

正在赵丞相府两位贵妇人恨得牙齿发痒的时候,赵行德正陪着未来的小舅子一起叹气。在李府的书房之中,出了一面朝南布置着门窗桌椅之外,三面书架皆排满各类书籍,散发着淡淡的灵香草的味道。两本书摊开在宽大的桌面上,赵行德负手背对着门窗和书桌,明亮温暖的阳光从他身后照入书房。李若虚却愁眉苦脸,一再叹气。他容颜俊美,因为年龄才十六的关系,身材还很单薄,嘴唇上只生着浅浅的胡须,却一副为情所困且心事重重的样子。

“不过一面之缘而已,怎么就念念不忘了,难道是中邪了么?”赵行德笑道,清明那rì郊游之后,李若虚便打听那黄衫绿罗的女孩,孰料打听来去,竟然是极受今上宠爱的王贵妃所出的公主赵环,李家虽然是世代书香门第,要高攀皇室却难如登天。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道阻且跻,道阻且右,唉——”李若虚再叹了一口气,默不住声。赵行德看着他因为睡眠不足而稍显苍白的脸颊,暗道:“李家的人都这般多愁善感么?”伸手拍了拍李若虚的肩膀,开解道:“何必为一个女子如此自苦呢,只见了一面便惊为天人,说不定她只是衣饰华丽,卸了妆之后,容貌连中人之姿也不足。”

李若虚却闭目回想半晌,认真地摇了摇头道:“远观皎皎若朝霞,近看如清水出芙蓉,绝不会只是中人之姿。”赵行德心下摇头,道:“赵环既然是今上的掌上明珠,平常必定骄纵惯了,你是和她相处未久,若是一起呆上个十天半个月,肯定受不了公主的脾气。”

李若虚却道:“形貌为心xìng之表,虽然吾和她只说过一句话,但决不会是你说的那样。”言语之中竟然带了几分怒意。赵行德暗暗叫屈道,我这不是为了开导你吗,笑道:“若虚,怎能说一眼就看透一个人。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这样的感情,岂是见上一两面,说上一句话就能确定不移的呢。须得有个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