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结发受长生(中)

清明渐至,汴梁城中近百万居民,无论贫富,都趁着四月风暖气清,郊野繁花盛开,出城游玩踏青。李格非一家,晁补之,赵行德一同出游。

李若虚不满十五,拿了个大大的蜻蜓风筝在放,眼看风筝越飞越高,李若雪和李若虚两个人都兴奋不已,忽然风向一变,那风筝歪歪斜斜地坠落下去,居然和另一个百灵鸟风筝缠在一起,两个风筝都一起挂到了地上。李若虚便爬上老树,将风筝取下来,解散了还给人家,那放百灵鸟风筝的女孩儿身穿淡黄衫,绿罗裙,年龄尚幼,却显然是个美人胚子,娇怯怯地道谢了回去后,李若虚还立在那儿久久望着人家的背影。

“元直不必拘谨,我和文叔兄在此踏青,你且去和他们年轻人一同游玩。”晁补之指着不远处正在将风筝重新放起来的李若雪和李若虚。这一次李若雪在放起了风筝,赵行德走到近前,她回头看了他一眼,对他微笑着点了点头。柔和的春光照在李若雪的脸颊上,她肤色若雪,映衬出额头上数点汗珠也晶莹剔透,皓腕从袖中露了出来,扯动细细的丝线,让风筝飞得更高一些,旁边的李若虚已经准备好了剪刀,准备待风筝飞到最高处时便剪断丝线,这便让一年的忧愁和烦恼都随风而去了。

正当赵行德与李若雪之间的气氛微微有些尴尬的时候,李若虚却低声对赵行德问道:“赵兄可知那边是哪家大人的家眷的么?”他手指着刚才那黄衫绿裙的女孩儿归去的方向,赵行德朝那边望去,只见约略百余人围成的一个圈子,里面是贵妇仕女,外面则是家仆护卫,他目力甚强,看清好几个护卫都是御龙直禁军的服色,沉吟道:“兴许是哪家皇亲国戚吧。”

“漂亮吗?”赵行德问道,李若虚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赵行德拍拍他的肩膀,没再多说。

“若虚快来。”旁边响起李若雪的惊呼,赵行德和李若虚一起看去,只见她的风筝忽然被一阵风吹得歪歪地斜了下去,眼看越来越低。“快收线!”赵行德忙道,见这姐弟二人都似乎没有什么经验,便从李若雪手中接过风筝线轮,飞快地将丝线收了回来。眼看那斜斜下落的风筝受了丝线的牵扯,在风力的助推下,一点点重新上升,最后稳稳地再度飘了起来,李若雪方才按着胸口吐了口气,从赵行德手上接过线轮。此时风向已稳,只见那风筝越来越高,最后丝线用尽,便让它远远地飘走。

“多谢元直。”李若雪望了赵行德一眼,王夫人已经向她说了清明节后便定下亲事的意思,但此刻与赵行德在一起,她却总是不知如何自处,随口便称呼了他的字,不知道是不是有些不合规矩。

赵行德拱手道,“唔,”一时不知该如何称呼李若雪,便含混道:““举手之劳而已。”

“老师已经给我赐了字,叫做清照。”李若雪展颜一笑,颇为高兴地道,这还是第一次把这个字告诉别人。

“啊?”赵行德嘴张大得足以放下一个鸡蛋。

“元直觉得女子取字有不妥吗?”李若雪见他如此吃惊,心头一忧,低声问道。

“老师赐下的字,自然是妥当的。”赵行德忙道,见李若雪仍未释然,又半开玩笑